龙飞小说网 > 都市情感 > 修复师 > 第六百六十七章 禁忌异变爆发

第六百六十七章 禁忌异变爆发(1 / 1)

“就凭你,找死!你还真敢拦我!”

那个气息恐怖的中年人,眼神轻蔑,语气震怒,他根本就没有动用任何法器!

他同样用巫圣巅峰的境界,仅仅只是用两根手指,就直接朝着苏小凡手中的那一道长枪之上,硬生生的夹了过去!

“嗡!”

两个人的速度都是极快,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苏小凡就与那一道气息粗狂,恐怖的中年人,撞击在了一起。

苏小凡那像是倾尽全力的一击,却直接被那个中年人,稳稳的给夹住了。

下一刻,他再度暴动!

他手如残影,他一指就朝着苏小凡的喉咙处,恐怖点落了下去。

“巫圣巅峰,也是有强有弱的,就你这种废物,还想拦我,你根本就是在找死!”

他冰冷冷的开口,他的手指,下一个瞬间,就已经点落在了苏小凡的喉咙前方。

他,似乎要强行,洞穿苏小凡的喉咙!

“吟!”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苏小凡的身体深处,却再度恐怖爆发出了一道轰鸣!

在那个中年人,靠近苏小凡的那一瞬间,苏小凡的身体之中,有一道绿光刹那之间爆发而出!

于此同时,苏小凡手中的青铜长枪之上,有一道像是收敛在长枪之中的牢笼,幽然之间乍现!

那牢笼,强行将周围的空气,给笼罩住了!

“吼!你找死,你这个废物,你居然敢算计我?”

那个中年人身体巨震,他在那一瞬间,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眼神之中,忍不住爆发出了一道恐怖巨震!

他身上的气息疯狂爆发!

他在这一刻,没有继续朝着苏小凡喉咙上点落!

在他看来,甚至在所有人看来,他那一指要是继续点落的话,苏小凡必死无疑!

但是,那个粗狂的中年人,在这一刻却也清晰的感觉到了,他那一指点落,确实能直接秒杀掉苏小凡!

可同时,他极有可能,也会被那一道绿光抹杀!

那一道绿光,明显是有着巫神境界的灭杀之力的!

他除非爆发自己真正的全部战力,否则的话,他根本无法硬抗那一击,可是,一旦他爆发出巫神境界之上的战力,他极有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引来禁忌鬼物。

那个时候,他必死!

他脑海之中,在那一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他在那一瞬间,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朝着右侧,疯狂逃亡!

只要闪过这一击,在他看来,再去灭杀苏小凡,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轰隆!”

他疯狂闪躲,他的身体,也在下一个瞬间,狠狠的撞击在了右侧的牢笼之上!

但是,在他这一击,狠狠撞击在那牢笼之上的时候,那牢笼却并未和自己想象的一般,直接恐怖炸裂!

他并未动用全力,他那一击,撞击在牢笼之上,牢笼竟然仅仅只是出现了裂纹,并未直接炸裂!

他的身体,也在那一刻出现了恐怖的停滞!

“刺啦!”

而那一道绿光,在他动的那一刹那,就仿佛已经精准的算出了他闪躲的轨迹,那绿光,直接撞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吼,你找死!”

那个粗犷的汉子爆喝,他轻蔑暴躁的眼神之中,终于爆发出了一抹凝重和暴怒,在那生死一瞬间,他也终于直接爆发出了自己巫神级别的战力!

“咔嚓嚓!”

他身边的牢笼,瞬间炸裂!

他手动了一下,他也想在这一瞬间,直接将自己眼前的这个蝼蚁,彻底灭杀!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身体,陡然之间恐怖巨震!

紧接着,所有人都赫然看到,有一道诡异的黑影,赫然将他整个身体,都恐怖笼罩住了!

那个气息极度强大,也已经彻底爆发的身影,在那一刻,所有的气息,都像是直接停止住了!

死了!

他居然在那一瞬间,生机竟然也全部都断绝了!

“什么?死了?”

“亨运商会的副会长,真正的境界,在巫神三阶,他曾经还越级挑战过巫神四阶的巨头,他居然死在了这里?”

“那禁忌鬼物是什么?它笼罩在人的身上,人的所有生机,在那一瞬间,都会全部断绝吗?”

“苏小凡,他身上刚刚爆发出的绿光是什么?他竟然用那禁忌绿光,直接逼亨运商会的副院长,突破了巫圣巅峰?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真正灭杀掉了亨运商会的副会长?”

各大势力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都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很多人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眼神之中的震撼,也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恐怖程度!

帝国第一书院之中,有一个天才,甚至脚步都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

那个穿着青色长裙的少女,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眼神呆滞,她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

“苏小凡,你找死,你居然敢杀我们副会长?”

亨运商会的方向,有三四道身影,疯狂爆发!

他们的身影,也直接朝着这边冲了过来,只不过,他们刚刚动了一下,原本笼罩住亨运商会副会长的那一道黑影,似乎就感觉到了什么。

那一道黑影,头也转了一下。

那三四道身影,骤然感觉通体冰寒,他们刚刚冲出去的脚步,也在这一瞬间,陡然僵住了!

他们看着前方,他们眼神震怒,可他们身上的气息,几乎却都不约而同的收敛!

副会长,毕竟只是副会长!

他们并没有因为想为副会长报仇,直接找苏小凡拼命,他们,明显也不想真的拼命!

“咳!”

古宅门前,苏小凡的身体,也恐怖震动了一下。

苏小凡也一口鲜血吐出,而在苏小凡的身后,同样也出现了一道恐怖的黑影!

这一道身影,几乎是与前方那亨运商会副会长身上的黑影,是一模一样的人,唯一的区别,就是苏小凡身后的那一道黑影,头上多了一顶帽子!

“苏小凡身上的气息,完全被一种特殊的禁忌气息包围了?”

“苏小凡在刚刚那一瞬间,也动用了巫圣级别之上的灭杀之力?那是他体内的禁忌鬼物,真正的灭杀一击?

他同样也引来了禁忌鬼物?

只不过,他用禁忌气息包裹住了自己,他引来的那禁忌鬼物,并未在第一时间,将他直接灭杀?

不对,未亡人引来其他的禁忌鬼物,也会被瞬间杀死吧?

他,为什么没有被杀死?

难道他身上的禁忌鬼物,真的非同一般吗?

他身上的禁忌鬼物,真的有极为特殊的能力?他身上的禁忌气息,就是他身上禁忌鬼物的?”

枫叶探险队的那个老者,此时看到这一幕,脸色终于变了一下。

他的脚步,甚至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他以前也进过真正的禁区,只不过,他所见到的,但凡是被禁忌鬼物盯上的人,就没有能活下去的。

可现在,他看着苏小凡,看着苏小凡背后的那禁忌鬼物,他却犹如见到了鬼!

他震撼,他脑海里也在第一时间,闪过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会是这样?他居然没有死?”

“我见过真正的未亡人,也和天启学院的未亡人,一起去深渊禁区执行过任务,但是,天启学院的未亡人,一旦被禁忌鬼物盯上,百分之百也会直接死亡的,他,怎么可能不死亡?

他身上,难道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帝国第一学院的学生,此时看着苏小凡,眼神之中的震撼,更是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诸位,还要进吗?”

“我没有必要,堵上我的命,阻拦诸位的机遇!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我相信我的判断,还请诸位,相信我的这一次推演!”

苏小凡再度咳血!

苏小凡冰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人,眼神之中,也在这一刻,流露出了一片冰寒。

苏小凡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了,自己已经被禁忌鬼物,给盯上了。

并且,这一次,这个禁忌鬼物,就在自己身后,冰冷冷的跟着,这个禁忌鬼物,一旦真正对自己发动进攻,它绝对能将自己瞬间秒杀。

只不过,眼前的局势,自己必须还要继续撑下去!

“你确实没有任何理由,继续阻拦在场的所有人进入,但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坚定自己的推演?”

“这里的天机,已经完全被打乱,就连我,都无法真正破开这里的天机,无法做出任何推演,你是如何做到的?”

帝国第一学院的那个圣导师特莉丝,一步往前迈出,她冰冷冷的看着苏小凡,她的眼神之中,却根本没有一丝的忌惮。

“我动用了一件禁器!”

苏小凡一边开口,一边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已经动用过的特殊青铜器。

接着,苏小凡又道:“这件青铜器,是冥河红尸一脉,一个圣子身上的,我无意之间得到,冥河红尸一脉,比较特殊,我……”

苏小凡拿着那一枚,之前从神魔坟场抢来,又曾经动用过的禁器,想要拖延时间。

“咔嚓!”

然而,那个一袭黑纱的女人,却仅仅只是动了动手指,苏小凡手中那一个已经动用过的,冥河红尸一脉的禁器,直接碎裂。

她接着又开口道:“仅仅只是这个东西,无法说服我。”

“你现在,可以让开了。”

“你现在这个状态,再动一下,你就会死,我曾经见过你外公一面,我敬佩他的为人,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忽然,人群之中,有一个手中拿着一个特殊拐杖的老妪,幽然之间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她一步步走近,周围的很多人见状,脸色都微微一变。

很多人的脚步,也在这一刻,纷纷朝着后方,退了几步。

那个老妪身上,并没有什么气息波动,但是看到那老妪的人,很多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惮。

就连那个穿着一袭黑纱的圣女,在看到那老妪的时候,脚步都微微后退了一步。

“你,也不能进!”

“既然你认识我的长辈,还请你给我长辈一个面子,你现在,只需要再等两分钟零十一秒的时间!”

“并且,您的境界,已经到了如此高深的程度,里面区区一具玲珑帝骨,对您来说,相比也已经没有什么用,我想……”

苏小凡看着那老妪一步步走近,苏小凡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更大的压力。

苏小凡根本就不想和这种级别的存在,有什么碰撞。

“你想在我这里,继续拖延时间吗?你还不够资格!”

“现在,你可以让开了!”

那个老妪,脚步根本就没有停下,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出,她身上的气息,也开始一步步恐怖增加。

在场的很多人,眼神之中,陡然之间都开始爆发出了一抹警惕。

“如果前辈真要硬闯的话,那么,我可能会选择,与前辈同归于尽!前辈应该知道,我现在是被禁忌鬼物盯上的。

一旦我与前辈交手,我在死亡之后,这禁忌鬼物极有可能,会在第一时间,盯上对手!

所以,前辈难道想与我区区一个废物拼命吗?”

苏小凡摇了摇牙,直接往前走了一步,甚至,苏小凡冒险都将自己身上的气息,都恐怖增加了一些!

自己身后,那个犹如黑影一般的恐怖禁忌鬼物,也在此时诡异的动了一下。

它的身体,像是朝着苏小凡又靠近了一些。

苏小凡在这一瞬间,立刻就感觉到了,有一股刺骨的冰寒,直接朝着自己身体之中,疯狂沁入!

“呵!”

可苏小凡刚动,那个老妪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一片鄙夷。

她只是挥了挥手,随后,从她身后,立刻就走出了一个穿着一身特制蓝色特殊长衫的少女,那少女,在出来之后,直接就朝着苏小凡逼了过去。

苏小凡见状,身体不由猛地僵住。

苏小凡的身体,也直接朝着身后,退了一步。

苏小凡的脸色,在这一刻,都变得有些苍白!

苏小凡在这一刻,也看懂了那老妪的意思,自己这个时候爆发,确实可以随意选择,和这里的一个人,同归于尽。

但是,这里的人,任何一个爆发出手,也能做到,和自己同归于尽。

就比如!

眼前这个老妪,她仅仅只是在这一瞬间,就看穿了这一个致命的破绽!

“走!”

那老妪见状,带着身后的三四个人,大步就朝着古宅之中,走了过去。

她的目光,赫然死死的盯在了那古鼎之上。

“博蓝,你去!”

“记住,动作要快,要在所有的东西,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那一具骨骼,给我带出来!”

那老妪一边走,一边直接开口。

“是!”

那老妪身后,有一道身影,闻声直接就化成了一道残影,疯狂的朝着古宅之中,冲了过去!

“真不能进!”

“真要进去的话,真会发生恐怖异变,所有人都有可能会死,我怀疑,那东西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苏小凡在刚刚后退的同时,脑海里,还在疯狂的想着各种方法!

但是,苏小凡没有想到,这个老妪不仅仅一眼看出了自己的破绽,她还极度的雷厉风行,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直接下了一个恐怖的命令!

也就随着她这个命令的下达,那个身影暴动,原本想第一直接冲上去的,那个手中握着一把恐怖血刀,瘦弱的老者,在这一瞬间,赫然也动了。

他的手,陡然捏碎了一个特殊的符箓。

他在这一片混乱的虚空之中,居然直接动用了特殊的禁器!

他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居然比那个一身蓝色长衫的少女速度更快,他的身体,直接出现在了那古宅门前。

随后,他一步跨越了深渊边缘,直接踏落向了古宅之中!

“嗯?”

原本阻拦那个血刀瘦弱老者的,肩膀上背着一具恐怖尸骨的汉子,在第一时间也发现了异常!

他的身体在这一刻也直接暴动,下一刻,他的身体也直接冲向了那古宅之中!

“找死!”

嗡!

那个老妪见状,苍老的眼神,则骤然一寒!

她的身体,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她以巫圣巅峰的存在,竟然硬生生的撕裂了虚空,她强行朝着古宅之中,冲了过去。

周围,就连很多年青一代,见状在这一刻,也已经动了!

“真的会死!”

“你们进去,真的会引发恐怖生死异变,所有人都会死,你们,真的就不怕死吗?人如果死了,就算是得到了再多东西,又有什么用?”

苏小凡大吼,可在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晚了。

那个扛着一把血刀的老者,已经一步踏入了古宅之中!

很多道目光,也在这一刻,猛地看向了那个老者!

很多人在这一刻,都想拼命一搏,但是绝大多数在这一刻,还都是保持着一丝理性的,苏小凡的话他们不在意,可苏小凡的话,毕竟也是他们原本就顾忌的东西!

“没事?”

“血刀巫神,真的没事,也就是说,踏入古宅,不会死,也不会发生异变!”

“那个废物,他危言耸听,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应该已经冲进去了,他,该死!”

有散修在这一刻,赫然已经暴动!

有一个额头上刻画着一个特殊棺材图案的散修,更是直接冰冷的吼了一声!

真正的顶级大势力,由于千年的传承,无数代人的谋划,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底蕴,尤其是一些真正的超级大势力。

他们也在无数年的发展之中,掌控了很多资源丰富的地方,这些大势力的弟子,就算是本身资质一般,也能通过门派的资源,慢慢发展起来的。

比如,最典型的,就是帝国教廷!

而这种顶级势力之中,除了普通的弟子,顶级天才弟子,更是能得到极为强大的资源倾斜!

虽然说,那些资源,没有眼前这玲珑帝骨这么夸张,但是真正顶级势力的天才,在成长到一定程度,几乎都是可以,真正迈入巫神五阶之上的。

这,足以是普通修士,难以仰望的一个高度!

可散修却完全不同!

散修想要得到资源,几乎无时无刻,都要拼命!

他们极速谨慎,可在看到真正的顶级资源之时,他们却又极度疯狂,尤其是,能有生路的资源!

眼前,这玲珑帝骨,对他们的吸引力,明显远远是超过了,普通顶级势力的!

他们大吼,苏小凡同样也是在大吼!

但是,苏小凡的脸色,已经苍白。

拦不住了!

在足够的利益面前,人,真的会疯的!

“走!”

苏小凡在急促之中,疯狂的让自己冷静,随后,苏小凡转身就朝着身后,疯狂狂奔!

苏小凡想离开这里,至少,先离开这里远一点!

根据白幡的推演,人进入古宅,异变要爆发了!

苏小凡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异变,但是在这个时候,离开的远一点,明显是有一定好处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确定,会发生恐怖异变?”

可在很多尊巨头,朝着古宅之中冲去的时候,那个穿着一袭黑纱,帝国第一书院的圣导师,特莉丝,却陡然挡在了苏小凡身前。

她冰冷冷的看着苏小凡,她一字一句开口,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审视!

她,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

“你现在问这些,难道不感觉已经晚了吗?”

“你要么跑,要么进,你拦着我,有什么好处?这个时候,你就算是知道了原因,不也无法挽回了吗?”

苏小凡在狂奔出去的那一瞬间,见特莉丝身影闪动,竟拦在了自己面前,苏小凡的眉头,都忍不住恐怖颤动了一下。

这女人,疯了吗?

她拦自己的路干什么?

“吼!”

而也就在这一刻,古宅之中,那个拿着血色长刀的人,他赫然第一时间,冲到了那玲珑帝骨前方!

他身体一跃,他一把就朝着那玲珑帝骨,抓了过去!

“死亡融合!”

“咔嚓!”

他在冲过去的那一瞬间,他右手之上,有一个犹如人形的特殊青铜雕像,骤然之间被他捏碎了。

也就随着那个青铜雕像被捏碎,里面有一股像是从地狱之中,爆发出的气息,直接将他整个人包裹。

他身上的皮肤,都以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

那些犹如地狱之中的气息,融入他的身体,他的皮肤之上,也快速的多出了一道道惊世恐怖的符文!

“他那是,半步大帝级别的帝兵?”

“不对,那应该是巫神八阶的顶级禁器?那是一种,可以疯狂瞬间融合特殊能量石和丹药的东西!”

“我明白了,他之所以这么拼命,他是想在第一时间,靠近玲珑帝骨,他想用那个东西,尝试看看能不能瞬间融合掉那一具玲珑帝骨!

他的寿命,大概还剩下五十年。

他把能用的,延长寿命的手段,几乎都已经用了一遍,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许只有通过这种手段,进行逆天融合!

然后,一步登天,延长无数寿命!

他,这是真正的富贵险中求!

那么五十年后死,要么一步登天!”

古宅外围,有保持着极度冷静,没有这么疯狂的修士,此时看着这一幕,有人不由震惊开口!

他们在这一瞬间,明显是看懂了,那个血刀巫神修士的目的的!

“叮!”

那个拿着血刀的老者,眼神更加疯狂。

他的手触碰向了那玲珑帝骨,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他的手,瞬息之间,就已经伸到了,那玲珑帝骨一尺前。

但凡他只要,再朝着那玲珑帝骨上,再探一下手,就能将那玲珑帝骨,抓在自己手中!

可也就在这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则忽然凝固住了!

他的手,根本就没有抓住那玲珑帝骨,他的手,只是抓在了一根龙头拐杖之上。

“咔嚓!”

那一根拐杖的主人,赫然就是之前,看破苏小凡破绽的那个老妪。

她手中拐杖震动,那个拿着血刀的老者,手猛地恐怖震动,紧接着,他的手直接炸裂,他的身体,也猛然暴退!

“吼!”

那个血刀老者,疯狂嘶吼,他死死的看着那老妪,他眼神之中的疯狂,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你敢拦我,你敢拦我!”

“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开,否则的话,我强势破镜,我与你同归于尽!你就算是再强大,你也不可能,能挡住我真正破镜时的灭杀一击!”

那个血刀老者,在左手炸裂之后,他仅仅只是用右手,就将那一把血刀提起。

他一边开口,一边再度暴动,他再度朝着那老妪的方向,疯狂冲了过去,他身上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恐怖极致。

“他疯了?”

“他真的要拼命?他要拼命的话,岚山龙王,会和他拼命吗?这种时候,真和他动手,真的有可能会死!他,有可能还真找到了一线搏杀的生机!”

有人看着那血刀老者,眼神不由快速闪动。

那个老妪,在卡特帝国之中,赫然有过一个代号,也就是岚山龙王。

她之所以有这个代号,是因为她原本修炼的地方,就在一场迷失海域的岚山岛之上,她曾在三十四岁的时候,孤身一人,前往大泽历练。

她曾一人一剑,逆天斩杀过一个超越她一个级别的蛟龙!

她在当时,曾经引发了一场恐怖轰动,随后,她前往黑暗帝国,进行挑战,她在黑暗帝国的东南一省,一连挑了十九个同辈擂台,而无一落败,从而名声真正大震!

之后,她在四百岁的时候,迈入巫神境界!

她也成为了当时那个时代,最年轻迈入巫神境界的人之一,她也在那个时候,被很多人称呼为,岚山龙王!

之后,她这个代号,也就因此被传承了下来。

她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真正的上个时代的,绝代天才!

就连帝国第一书院的圣导师,特莉丝,都比她晚一个时代,这也是,特莉丝在刚刚,面对她选择退让一步的真正原因!

至于那个血刀老者,他的天赋也曾不错,他也算是和那个老妪,是一个时代的人。

但是!

他真正的实力,却与那老妪,相差甚远!

要是在外界,那老妪想要杀他,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甚至可以做到秒杀!

但是,在这里,那老妪要杀他,却是不得不动用,巫神级别的战力,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那老妪,也极有可能会被禁忌鬼物,给盯上!

“拦!”

可那被称为是岚山龙王的老妪,面对那血刀老者的灭杀,她却根本就没有动弹一下。

她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紧接着,她身边有一个像是储物袋一般的东西,陡然之间暴动!

在那血刀老者,一刀恐怖砍落的瞬间,她那个袋子里,有一道诡异的残影,直接朝着那血刀老者的面门之上,疯狂扑了过去。

那残影犹如鬼魅!

那血刀老者,根本就没有完全看清是什么东西,那残影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门之前!

“吼!”

“死!你给我死!给我死!”

血刀老者在疯狂之中,他下意识砍落了手中的血刀,他身上的气息,也在那一瞬间,真的突破了巫圣巅峰。

只不过,他并未爆发自己全力的战力。

他仅仅只是,将自己的境界,提升到比巫圣巅峰,高出了一个小的境界!

他,在博弈!

他很清楚,在禁区之中,如果仅仅只是瞬间,高出巫圣巅峰一个小境界的话,是有可能,不被禁忌鬼物盯上的。

这,是有概率的。

这一点,他在神魔坟场和深远禁区之中,都曾验证过。

他也见过,有人用这种手段,拼运气,拼死比自己强大的对手!

他确实已经快死了,他确实也是在拼命,但是,他却并未失去,自己真正的理智!

他的疯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故意表现出来的。

他只是想,拼命一搏,拼出一次机会!

“咔嚓!”

他手中的血刀,精准的砍在了那一道残影身上,那残影之上,殷红的鲜血迸溅!

随后,他手中刀,并未落下,他继续朝着岚山龙王的身上,疯狂砍落了下去,他想逼着岚山龙王动手!

“咔嚓!”

然而,他这一刀,却并未真正落下!

他的脖颈之上,忽然多了一只手。

那一只手,像是凭空出现的,那一只手出现之后,仅仅只是在他的脖颈之上摸了一下。

紧接着,他身体巨震!

他所有的生机,就如同之前被黑色阴影包裹住的那个汉子一样,陡然之间,没有了一丝生机。

他的刀继续朝着前方砍落,只是,那刀已经没有了什么恐怖的杀机。

刀,就如同没有了生命。

那个老妪只是随意朝着右侧走了一步,就避开了那恐怖血刀!

“博弈失败了?”

“岚山龙王,看穿了他的手段,岚山龙王只是随意闪躲,就避开了他灭杀一击?”

“岚山龙王,刚刚动用的,好像仅仅只是一只蝙蝠?我见过那种蝙蝠,那是一种叫做噬魂蝙蝠的异兽!

这种异兽,在黑市上卖的有,价格并不算很贵,它也没有什么战力,但是它的速度,却是极快!

甚至,在极短的飞行距离之中,它能做到瞬息到达!”

帝国第一书院之中,有一个背着一个特殊长枪的天才,眸子猛地缩了一下,他整个人,一时间都有些呆滞!

“一个噬魂蝙蝠,换掉了一个巫神级别巨头的命?”

“岚山龙王,她,她根本就没有出手,她,她……战斗还能这么进行吗?战斗不应该是……”

枫叶探险队的方向,那个穿着一身青色长裙的少女,在此时也看的有些发傻!

不紧急是她,周围的很多年轻人,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几乎都有些呆滞,眼前这一幕,超乎了很多人想象的极限!

战斗,还能这么进行?

“她,是岚山龙王。”

“你们真的以为,岚山龙王的这个称号,会是这么容易来的吗?当年,她越级灭杀大泽蛟龙的时候,所用的战斗手段,至今都是一个谜团。

强者,强大的永远不仅仅只是境界。

她之所以对你们,从未展示过真正的战斗技巧,是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让她动用战斗技巧。”

枫叶探险队的那个老者,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眼睛,则狠狠眯了一下。

他并未直接闯入古宅大门,他是知道,眼前那个看似暮气沉沉的老妪,年轻的时候,究竟有多强的!

“唰!”

那老妪在灭杀掉血刀老者之后,她再度动了。

但是,她明明就在那大鼎前方,她却并未直接去触碰那一具骸骨。

她的身体,直接朝着右侧,猛地走了三步!

她手中的青铜拐杖,也在这一刻,无声震动。

“嗡!”

她身前,七步之前,有一道身影,幽然之间出现!

“凯罗巨头!”

“他为什么,会在那个位置,门口的那个身影,不是凯罗的,他,难道在那一瞬间,动用了影分身之术?”

门外,很多人看到那老妪的动作,又看到虚空之中,再度多出了一道身影,很多人的脸色,都不由再度一变。

“拿走!”

那老妪却根本就没有理会外界所有人的惊惑目光!

她冰冷冷的拦在了,那肩膀上背着骷髅的中年人身前,同时,她也再度冰冷开口说了一句!

而也就随着她这一句话开口,那个穿着蓝色长衫的少女,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后,也就是,那一个大鼎前方。

那蓝杉少女,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她一把就朝着那大鼎上方的,那一具玲珑帝骨,抓了过去!

“哗啦!”

那个肩膀上,扛着一具白骨的中年人,见状脸色微变!

他的手动了一下,他原本一直扛着的那一具白色的骷髅,在这一瞬间,居然猛地起身站了起来!

不仅仅如此,那白色骷髅上方,还有一道极为恐怖的气息,在疯狂汹涌!

白色骷髅暴动!

他根本一句话都没有多说,那白色骷髅直接就朝着那老妪身前,恐怖冲了过去!

“一起上!她再强,在这个实力被限制的地方,也仅仅只能阻挡一尊巨头!我们这么多人,每个人,都有一步登天的机会!”

“吼!冲!”

古宅门口处,其他巨头,还有各大势力的年轻人,以及散修,在这一刻,也已经冲了进来!

他们身上的气息,疯狂爆发!

他们之中,有一个散修,爆喝开口!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玲珑帝骨,他身体犹如一道残影一般,疯狂的扑向了前方!

人动,空气暴动。

他直接捏碎了一张特殊的虚空符箓,他的身体,居然也在这一瞬间,直接出现在了那大鼎前方。

在那穿着蓝色长衫的少女,一把抓住那玲珑帝骨的时候,那个散修居然也拼命的,抓向了玲珑帝骨!

“咔嚓!”

只不过,那个疯狂的散修,手刚刚触碰到玲珑帝骨,他的眉心,陡然之间,就出现了一道恐怖伤口!

他的眉心,居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瞬间洞穿了!

“发生了什么?有禁忌鬼物出现了?”

“那个散修,直接死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散修真正的境界,应该是在半步巫神的境界吧?他在蒙山区域,也算是一方强者,他,就这么死了?”

“难道之前那个废物,说的是真的,真的可能会出现恐怖异变?”

古宅外,有很多人都在死死的盯着里面!

帝国第一书院的一个天才,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立刻就想到了什么,他眼神之中,一抹震惊和呆滞,不由快速闪过!

他一时间,身体更加紧绷!

他们的圣导师,并未阻拦他们朝着院子里面冲,甚至,他们帝国第一书院,也确实有两道身影,跟着一起朝着里面冲了进去。

因为,在这种连圣导师都无法判定,是否是死亡陷阱,还是逆天机遇的情况之下,圣导师往往会将选择权,交给学生自己!

生死一瞬间,要么死,要么逆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帝国第一学院,自己的学习理念,绝对是很多普通魔法学院,无法比拟的!

“咔嚓!咔嚓!”

古鼎周围,随着第一散修施展了一枚虚空俘虏,有另外两个强者,也直接动用了虚空俘虏!

巫圣巅峰的虚空俘虏,在市场上,价格甚至超过了神祗符文!

因为,这种虚空俘虏,是可以在禁区之中,活着动用的一种符箓,甚至,有人愿意花神祗符文三倍以上的价格购入,只为求禁区之中,瞬移的十几米。

此时,这种级别的符箓,在这里,却一连有三个人动用。

甚至!

后方有五六个人,手中几乎也都拿出了同样的符箓!

但是,他们此时,在拿出虚空符箓的时候,动作却都微微迟疑了一秒!

因为,另外两个第一使劲冲上去的人,在刚刚靠近大鼎的时候,同样也死了!

大殿周围,只有那个蓝色长衫的少女,还活着!

很多人在第一时间,脑海里就闪现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大鼎周围,极有可能,有什么极为恐怖的禁忌鬼物!

“那禁忌鬼物是什么?瞬息之间,就杀了三个人?”

“为什么,那禁忌鬼物,不去杀那个蓝色长衫的少女,岚山龙王,难道给了她什么东西吗?

正常情况下,她应该和那仨个人,一起死的!”

古宅门外,有一个老一代强者,眼睛眯了一下,他身体紧绷,他在刚刚那一瞬间,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

“是禁忌阵纹?”

“岚山龙王,还真是好大的手气!这种传说之中,利用禁忌之气,布置成的阵纹都能找到么?”

“苏小凡,看来你的推演,是错误的,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你耽误了我很多时间!”

那个一袭黑纱的圣导师,特莉丝,她冰冷冷的扫视了一眼苏小凡!

随后,她的身体暴动,她转身,也朝着那古宅之中,冲了过去。

苏小凡的身体,在这一刻,则微微僵住了。

苏小凡目光,也朝着古宅之中,看了过去。

很多人已经冲了过去,那岚山龙王,已经与那个肩膀上扛着白骨的汉子,恐怖碰撞在了一起!

其他各大势力冲进去的人,目光则在第一时间,都冲向了,那个手拿着玲珑帝骨的少女身上!

他们之中,有人在忌惮,有人眼神之中,疯狂流露,也准备随时动手!

“白幡的推演,难道是错的?”

“这一次白幡的推演,持续时间很长,也足够证明,白幡对这一次推演,也没有很大的把握,白幡不是神明,也有可能会出错。

或者说,任何推演,都只能推演出其中某种的一种可能性。

任何推演,都有可能错误的时候,只不过,在固定的推演上,错误率会降低,在非固定的推演上,错误率则会升高。

就比如,如果我推演一个阵纹的破绽,那么,这个阵纹是固定,阵纹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什么变化,这么推演正确的概率,就会无限升高。

而如果我推演,一座庞大的城市之中,明天会发生什么。

那么,这座庞大城市之中,所有的人都在动,所有人下一秒的动作,都会充满无数种可能,这样的话,任何推演,都可能会出现错误。

至于这禁区,有动也有静。

推演,自然也就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自然也就有错误的可能!”

“不过,我现在还是应该,在第一时间离开,无论这里发生什么,活着离开,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一种可能!”

苏小凡一边开口,一边直接朝着西南的方向,冲了过去。

白幡推演的异变,并未发生,可这并不代表,白幡推演的活路,是错误的

禁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大阵。

只不过,这种大阵,充满了无尽诡异和不确定,白幡推演,正确率或许会高一些!

“吼!”

而也就在这一刻,半空之上,那百手鬼棺与审判之枪的僵持,也像是到了某个恐怖的极限!

鬼棺之中,有一道嘶吼声传出!

天空之上,那一把审判之枪,上面的惊世威压,直接就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极致,审判之枪的身后,隐约之间,甚至都出现了一尊神明的虚影。

百手鬼棺之中的敲击声,更是到了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程度。

百手鬼棺之中的东西,像是要将那一口棺材敲碎,管材里的东西,要直接出来,对决那一把长枪!

苏小凡朝着天空之上看了一眼,离去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而几乎也就在这一刻,苏小凡却并未注意到,闯入古宅之中的人,有人死亡之后,血液滴落之后的场景!

人血滴落在了地面之上,那地面,直接吸取了殷红滚烫的鲜血!

苏小凡根本就没有对身后,古宅之中,真正开始爆发的混乱争夺,有任何好奇,在那圣导师,放开阻拦之后,苏小凡就开始疯狂的朝着西南方向冲去。

苏小凡一口气,直接就跑出了三十里!

“苏小凡!”

然而,也就在苏小凡,准备停下来,重新推演一下,准备继续逃亡的时候,在自己身体的左侧,陡然之间,有一道厉喝,犹如之间爆发!

苏小凡闻声,转头,身体紧绷!

“伊犁沙洛,教廷圣女!”

“书院另外一只小队的那个教师,西漠?”

苏小凡转头,在身后的红山森林之中,赫然再度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这是之前,那两个都曾追杀过自己的身影,这两道身影,怎么可能一起出现在了这里?

“你在我身上,留下的还有什么跟踪的东西?”

苏小凡看着伊犁沙洛,脑海里立刻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苏小凡眼神之中的惊惑,也在这一刻,恐怖爆发。

“把东西交出来!”

“我,或许可以饶你一死!”

伊犁沙洛,看着苏小凡,她眼神之中的冰寒,在这一刻,几乎爆发到了一个恐怖的极致!

“用得着和他说这么多废话么?”

“杀了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他,今天,也必须死!他身上,还有一枚佛牌!”

那个消瘦的第一学院的教师,西漠,他则根本就没有和苏小凡说任何废话!

他目光在触及苏小凡的那一瞬间,他身上有一股极为恐怖的震怒,已经爆发,他的身体,也犹如一道残影一般,直接朝着苏小凡,攻击了过去。

作为帝国第一书院的教师,巫神三阶的恐怖巨头,他让区区一个废物,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他原本一直在追踪苏小凡,他恰好与同样追踪苏小凡的伊犁沙洛遇上,伊犁沙洛利用在苏小凡身上残存的东西,再加上西漠的帮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追到了这里!

苏小凡在看到两个人出现的那一瞬间,脑海里,就闪过了很多东西!

苏小凡能猜到,真正的问题,应该还是出现在了,之前自己进入神殿的路上!

神殿,在自己身上,残留的东西,应该不仅仅只是一种,哪怕是自己,在第一时间,也没有完全将那东西,真正完全清除!

不过,此时西漠恐怖爆发,他手中的钩子,再度像之前一样,携带着抹杀气息,恐怖刺落的时候,苏小凡站在原地,却一动没动。

甚至,苏小凡根本都没有,做出什么反击的动作!

苏小凡只是在他恐怖一击,灭杀过来的时候,随意的转了转身!

而随着苏小凡转身,西漠那暴怒的攻击,则嘎然而止!

甚至,由于这从疯狂攻击,到骤然停顿,实在是太过猛烈,他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出现了恐怖涨红!

“禁忌鬼物?”

“你这个废物,竟然也被禁忌鬼物盯上了?不对,圣女大人被禁忌鬼物盯上,之所以禁忌鬼物没有灭杀动手,是因为圣女身体之中,有神明注入的神格!

你只是区区一个废物,你被禁忌鬼物盯上,为什么你还没有死?”

西漠的灭杀动作,嘎然而止!

他看着苏小凡,他身上的杀机,依旧恐怖狂暴,但是,他的眸子深处,也流露出了一抹震惊!

“什么?禁忌鬼物?”

“你这个废物,你居然也被禁忌鬼物给盯上了?你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你身后的那个禁忌鬼物,是什么东西?”

伊犁沙洛,眼睛转动,她在这一瞬间,也看到了苏小凡身后的那一道恐怖身影!

……

于此同时,古宅的方向!

战斗,已经彻底爆发!

岚山龙王恐怖,但是,红山森林的这一次异动,是毫无征兆突发的,任何人,都没有什么足够的准备!

尤其是,在战力被限制在巫圣巅峰的情况下!

古宅之中,散修和很多强者,在短暂的停顿之后,都朝着岚山龙王的方向,冲了过去!

玲珑帝骨,也在疯狂的争夺之中,连续换手了三次!

人,在短暂的十秒之内,已经死了超过二十个!

但是,古宅之中的地面,却始终都保持着一种非常干净的程度,但凡有一滴鲜血,滴落在地面之上,都被地面给吸了进去!

古宅外面,原本有很多修士和强者,还在观望之中。

但是,在局面大乱的时候,有很多人也顾不上这些了,他们有人感觉到了,真的可能有抢夺的机会,他们直接,也朝着古宅之中,冲了进去!

“血液,消失了?”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地面上的鲜血,像是被地面吞噬了?还有,你们快看,地面之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诡异钻出?”

帝国第一学院,背后背着长枪的那个青年,似乎一直都在保持着足够的冷静!

他没有冲进去,他甚至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对玲珑帝骨的贪欲,他在认真的观察着,古宅之中的恐怖战斗!

他也在这一刻,敏锐的发现了这个恐怖异常之处。

“师兄,好像是毛发,从古宅的地面之中,像是生出了很多诡异的毛发,那些血液,也好像确实被地面吸收了!

不对,师兄,你快看,隆恩师兄的身体,是不是比刚刚瘦了一点,他好像,连续踩在了,地面的毛发之上!”

在那个背后背着长枪的青年身后,还有一个清秀,十三四岁的少女。

那少女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的身体则崩的更紧!

她原本也是想冲进去的,但是她身前,那个背着长枪的青年,则死死的拦住了她,并且给她下了一个死命令,那就是不能冒险。

那个清秀少女,一直对身前的那个师兄,都存在一些敬畏心理。

所以!

她在犹豫和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也只能放弃了这一次生死冒险。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在门外,看着古宅内,瞬间死亡的那二十多个实力和境界,都比她高的天才和强者之后,她也感觉到了,真正的死亡恐惧了!

那个清秀少女,此时看着古宅之中,她也发现了异常!

“圣导师,快出来!!”

“有恐怖异变!”

而也就在这一刻,那个一袭黑纱,实力极为强大的女人,此时已经一步迈入了那古宅之中,她,显然也想找机会,抢夺玲珑帝骨。

只不过,她在进入古宅之后,她并未第一时间参与战斗!

她在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以及一个合适的站位!

此时,她猛地听到那背着长枪青年的声音,她身体不由猛地紧绷了一下,她身上的气息,也幽然之间收紧。

不仅仅是她,她身边,一起进来的帝国第一学院的一个男教师,此时身体同样也猛地紧绷了起来!

那背着长枪的青年,是他们带出来的学生。

他们很清楚,在正常情况之下,那个青年绝对不会轻易开口做出这种提醒的,在他有这种提醒的时候,就极有可能说明,他们真的陷入了,某种真正的生死危机!

“脚下,毛发!”

“古宅的地面之上,生长出了很多诡异的毛发,那些毛发,似乎能在悄无声息之间,吸走古宅之中人的血肉!”

那背着长枪的青年,再度大喝!

“走!”

“先出去!”

帝国第一学院的那个圣导师,闻声在第一时间,就扫视向了地面之上!

她在第一时间,也骤然察觉到了异常!

她作为圣导师级别的存在,她的观察力,原本就非常恐怖,只不过,她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古宅之中的玲珑帝骨,和恐怖的战斗,给吸引走了。

她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地面上的异常。

此时,她闻声猛地暴退!

“轰隆!”

然而,她暴退,在她快要冲到,那古宅门前的时候,那古宅的门口,陡然之间,有一扇孤零零的门,幽然之间出现。

那一扇门,正好挡在了,古宅的门前。

那一扇门之中,黑暗气息汹涌,仿佛,那一扇门背后,通往的并不是古宅门外,而是一个无上惊世的黑暗世界!

“这是什么?门?”

“这里怎么可能,凭空多了一扇门?”

圣导师特莉丝的身后,那个帝国第一学院的男教师,身体也在这一刻,猛地停顿了一下!

他看着眼前的那一扇门,他心中,隐约之间,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门?”

“师兄,你,你还记得,那个叫苏小凡的人,之前一直在大吼什么吗?他,他说,一旦进入那古宅,极有可能,会出现恐怖异变!

这,这门,是不是恐怖异变?

这门,会不会阻拦住了,进入古宅里的人的出路?如果进入那一扇门,会,发生什么?”

那个清秀少女,感觉自己的喉咙,在此时都完全变得有些干涩!

她在这一刻,真的感觉到了恐惧!

如果她之前不听劝,真的硬闯进入了这古宅之中,她同样需要,面对这一扇门!

“嗯?爷爷,快出来,有异变!有异变!”

那个穿着青色长裙,枫叶探险队的少女,在那一扇门出现的时候,她身体先是一僵,随后她同样朝着古宅之中大吼了一嗓子!

不仅仅是她,有至少十几个势力的人,此时几乎都用不同的方式,朝着古宅之中,爆喝传递信息!

“哐当!哐当,哐当……”

可也就在他们大喝,传递信息之时,在古宅门外,陡然之间,又有十几道漆黑的门,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那一扇扇诡异的门,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各大势力中间!

各大势力的很多人,在这一刻,身体都猛地僵住了!

“苏小凡!那个废物,他的推演,有可能是真的?”

“真的出现恐怖异变了?只是,这门是什么东西?直接穿过,会发生什么?”

古宅门内,帝国第一学院的圣导师,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的脸色赫然一变再变!

她眼神之中,一抹真正的震撼,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地面之上,这毛发真的能无声吸收血肉?

“不好,古宅之中,地面上的毛发,正在蔓延!我们要立刻出去,不然的话,我们极有可能,都会死!”

古宅之中,有人在这一刻,也冷静了下来。

其中有一个散修天才青年,他在仔细观察了一遍周围之后,他眼神之中的一抹恐惧,幽然爆发!

yetianlian.

最新小说: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 寻龙天师 陆总,后会无期 徐安萧岚儿 回到古代当祸害 洞房花烛夜,我替小姐圆房了 伏龙殿楚天陆语彤 臣妻多娇 陛下求饶吧,太子造反成功了 周铮宫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