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飞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 > 第1139章 1139牛头人战士狂喜

第1139章 1139牛头人战士狂喜(1 / 1)

推荐阅读:

“所以,凯奈斯……把这令咒让给我吧,我来带替你成为Lancer的Master。让我为你夺取圣杯。”

“不——不行。”

他本能般立刻拒绝道。现在他所拥有的只剩下这令咒——绝对不能放手,凯奈斯的灵魂喊着。

看着露出莫名恐惧表情的凯奈斯,索拉像哄孩子般轻声细语道。

“你信不过我?虽然我没有魔术刻印,但好歹也算是索菲亚莉家的魔术师。作为阿其波卢德家的未婚妻,代行罗德·艾卢美罗伊之战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但……”

话是没错。

确实,凯奈斯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今后很难亲赴实地参与Lancer的战斗了,而且还会有像艾因兹贝伦这样在Servant战斗时往一边的Master身边安插暗杀者的情况,如果再被自己遇上就真的没命了。

索拉作为魔术师,其地位远低于凯奈斯。但圣杯战争中,也有像召唤了伊斯坎达尔的韦伯.\n以及似乎与Caster缔结了契约的杀人鬼般的Master。如果能采用合理战术,索拉想要取胜也不是不可能。

而要让Servant乖乖听话,令咒是不可缺的。但是——

凯奈斯想起来了。初战结束的那天深夜,索拉看着Lancer的眼神是那样热烈。她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身为她未婚夫的自己。那种眼神。仿佛是在梦中般陶醉着。

如果她只是在欣赏一名美男子倒也算了。那不过是女人的小毛病,做丈夫的不应该揪着这种事不放。

但Lancer并不仅仅是一名美男子而已。

“……索拉,你觉得Lancer会转而效忠于你吗?”

凯奈斯努力使自己用平静的语气问道,而索拉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他也不过是被召唤来参加圣杯战争的,和我一样追求着圣杯。就算改换了Master,他也会为了他的目的应允下来。”

“不是……”

凯奈斯在心中说道。索拉或许并不知道,英灵迪卢木多·奥迪那并不是那样的人。

确实,英灵作为被召唤来参加圣杯战争的Servant。并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正因为他们想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才协助自己的Master共同参与圣杯的争夺。

所以Master在英灵回应其召唤现身后.\n首先会询问他的愿望是什么。为什么想要圣杯、为什么回应自己——如果不能明确其原由,双方便无法达成信赖关系。万一双方意愿相左,在得到圣杯的同时Master便可能被无情的背叛。

所以,凯奈斯也早早地了解了迪卢木多的愿望。他问他如果得到圣杯,他想要实现什么愿望。

但英灵没有回答。

不,不该这么说。应该说他并不是拒绝回答,而是拒绝了凯奈斯的提问。

换句话说,就是“他不追求圣杯。”

不需要回报.\n只是想将召唤者作为自己的主人,完成自己身为骑士的名誉。这就是他的愿望。

无法理解。名垂青史的英灵们如果愿意屈就成为一个普通人的仆从。那么势必应该有相当的理由。无偿奉公之类简直会让人笑掉大牙。

但无论他怎样质问,他的Lancer仍顽固地不愿撤回前言。

“只要能让我尽骑士之职就行了,圣杯留给Master一人。”

Lancer从始至终都在否定圣杯。

——回想起来,凯奈斯或许从那时起,就已经对这位与自己缔结契约的Servant产生了不信任感。

怎么会有不要圣杯的Servant呢。

那么,Lancer就是在说谎了,他一定另有企图。

但那也好,那时凯奈斯这么想着。只要有作为绝对命令权的令咒在手。他就无法背叛。Servant说到底只是道具,和普通器械没什么两样。道具的心里就算有秘密也无所谓,只要能乖乖听话就够了。到昨天为止。凯奈斯都是这样以为。

如果他服从了索拉——如果相信了他当时的话——那么很明显,他一定有圣杯以外的企图。

他是个绝对不能信任的英灵,毕竟他生前就有过那样的事。与君主的未婚妻私奔。他不就是个背信弃义的臣子吗……

“令咒……不能给你。”

凯奈斯断言道。

“令咒是与魔术回路不同的魔术,就算是现在我也能行使。我现在……还是Lancer的Master!”

索拉别有深意地笑着叹了口气。

随着这声叹息,她脸上温柔的笑容也慢慢被剥落了。

“凯奈斯,看来你还不明白……你还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必须胜利。”

啪嚓,仿佛枯木断裂的脆裂声响起。

索拉刚刚还温柔地握着凯奈斯的右手,但现在她轻松地折断了他的小指。

依然没有疼痛,但这份毫无知觉却更加深了凯奈斯的恐惧。随后,她将他右手剩下的四根手指也全都折断了,他毫无反抗。

“凯奈斯,我的灵媒治愈术还没法将令咒强行带走。只有在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才行。”

面无表情的索拉的语气和刚才一样温柔,随后,她仿佛在教导做了坏事的孩子一般,用平稳的语调接着说道。

“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只能把你的右手割下来了。好吗?”

废弃工厂外,杂树林在宁静的黑夜中茂盛地生长着。

在寒冷的空气中使自己兴奋的头脑些许降温后,索拉对着正在巡逻的Lancer喊道。

“Lancer,出来吧,我有话和你说。”

英灵迪卢木多立刻回应了呼唤,在她身边实体化。

恭敬垂下的眼睑内是他显示傲气与张扬的黑眸,便于活动的轻便皮革防具更雕刻出他猛禽般精干身躯的形态。

这人曾无数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每次自己都只能暗暗叹息。而现在,体内仿佛有什么感情在升温。

“外面有没有异常?”

“现在很安全。虽然貌似有Caster派来的魔怪的气息,但它们不会发现这里的。凯奈斯大人的结界依然牢固。”

索拉点了点头放下心来。既然Lancer刚才的确认真在巡逻,那么他应该对刚才的事一无所知。

“对了,索拉大人,凯奈斯大人的情况如何?”

“不太好,虽然我也采取了些措施……他的手臂断了,腿大概也不行了。”

Lancer忧郁地垂着头。这名忠实的英灵看来是在为凯奈斯的负伤感到自责。

“如果我能够更敏锐地发现当时情况的话……主人就不会陷入那样的绝境……”

“这不是你的错,是凯奈斯自作自受。他太想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了。”

“不,可是……”

见Lancer欲言又止,索拉更是下定了决心对他说道。

“他不配当你的Master,迪卢木多。”

Lancer沉默了,他抬起头与索拉对视。她若无其事地承接下了他逼人的目光,随后抬起了她的右手。

右手手背上,赫然刻着原本应该在凯奈斯手上的两枚令咒。

“凯奈斯放弃了战斗。将Master的权利转交给了我。从今晚起——Lancer,你就是我的Servant了。”

“……”

英俊的英灵默默低下了头,片刻后,他终于说道。

“我已发誓效忠凯奈斯大人,索拉大人,我不能答应您。”

“什么?”

与预料完全相反,索拉顿时慌了手脚。

“原本你是被我召唤来现界的Servant,而现在令咒在我手里。我才是你应该服从的主人!”

“这与被谁召唤,或令咒在谁手中无关。”

Lancer抱歉地垂着头,严肃地接着说道。

“我在成为Servant之前只是一名骑士,能让我为之尽忠的主人只有一个。索拉大人,请原谅我。”

“……难道我不够格做你的Master?迪卢木多。”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在索拉的叱喝声过后,Lancer终于缓缓抬起了头,直视她的眼睛。Lancer没有想到,此刻她的眼中竟含着泪水——这让他回想起了那段让他最为痛苦的回忆。

曾经,他也在这样的寒风中与一名向他哭诉的女子对视。

“……Lancer,和我一起战斗,保护我,支持我,和我一起得到圣杯。”

“我做不到。即然凯

最新小说: 凤盗天下:男神打包带走 天帝的摆烂人生 快穿:男主都对她一见钟情 宇智波家的轮回者 七零军婚甜如蜜,科研军嫂上大分 报告医妃,王爷他有读心术! 大唐最狂暴君 天地烈风 娇妻太会撩:禁欲老公又又又沦陷了 甲午之华夏新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