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1 / 1)

推荐阅读:

止战是有些疯了。

顾仙奴以前还不太信,但现在止战的状态让她不得不信。

止战现在根本无法完整的交流,他后面说的话几乎都是癫狂的,让顾仙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正在这时,一朵金色的莲花飞入了止战的灵台,这才让止战冷静且沉睡了下来。

“他的离断症越来越严重了。”潮音轻声道。

“离断症?”顾仙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嗯。”潮音用术法让止战安静了下来,随后拉住顾仙奴的手走了出去。

止战现在所休息的屋舍在凤族的边缘,顾仙奴走出去的时候抬眼看到这里的天穹隐隐有金光掠过,想来这里应该设有法阵。

“止战他现在离断症严重,为了不出差错,只能暂时把他安置在这里。他是应杀戮而生,虽然这里的只是他的法外分-身,但他一旦疯癫起来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潮音的声音很轻,顾仙奴知道他是在解释。

她心中有了新的疑惑,“离断症是什么?”

潮音见顾仙奴露出了不解的神色,金眸微垂立刻道:“离断症是凤族一种特有的病症,只会出现在伴侣死去,或者被伴侣抛弃的凤凰身上。离断症的其中之一表现就是疯癫,患了离断症的凤凰无药可医。”

顾仙奴:“……真的吗?”

“伴侣死了无法复生,离断症会促使活下来的凤凰加速死亡,他们会变得疯癫、暴戾等等各种极端性格转变,有的就算没有性格转变,也会加速进入天人五衰。要知道,凤凰浴火而生,天人五衰本不应该出现在凤族身上。”

“原来……”顾仙奴刚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抬眸盯着潮音,突然想到了什么。

等等!

《青云仙路》里面后期潮音的性格转变不会就是因为患上了离断症吧?

但是……但是……

顾仙奴想不通。

因为按照原著的剧情上来说,她和潮音本来就没有交集,潮音杀了她应该也不会变成这样吧。

“仙仙……仙仙你在想什么?”潮音伸手抚去了顾仙奴因为风拂过而有些凌乱的发。

顾仙奴这才回神。

“没,没什么。”顾仙奴低眸说道。

脑子里有很多思绪,但顾仙奴现在也只能把最关键的挑出来先说了,“所以离断症无药可医,那止……止战就只能这样了吗?”

潮音闻言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嗯?”顾仙奴仰头看向他。

“他的话,除非龙女汐风肯和他和好如初。”潮音下了定论。

顾仙奴:“……???”

顾仙奴觉得很离谱,真的。

她三分疑惑三分不解四分奇怪的开口道:“可是刚刚,止战不是说龙……龙女汐风抽了我的龙骨给她的下一个孩子换上吗?”

原谅她现在还不能流利的改口叫他们

爹娘。

顾仙奴只觉得这一切都太魔幻了。

“主动权一直在龙女汐风手中不是吗?”潮音直接了当的说道。

顾仙奴好似明白了什么。

凤凰一族一直都处于求爱者的位置上,如果是同族相恋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但龙族又是多情的种族,所以止战一直……

“仙仙,我会帮你拿回龙骨的。”潮音突然揽住了顾仙奴,顾仙奴有些讶异的抬头,本来想要退后的动作也晚了一步。

她被揽入怀中。

“谢谢……但龙骨好像也不是那么好拿的。”顾仙奴突然感觉有些扭捏。

讲真的,她现在的龙骨到底在哪里也没有弄清楚吧。毕竟止战那么疯癫,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也是未知数。

“我体内的涅槃之火怎么办?”顾仙奴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毕竟涅槃之火是凤族圣物,因为这个凤族一千年都没有新生蛋了,一直放在她体内也不好吧。

“现在不是取出涅槃之火的时机。”

顾仙奴感觉到潮音说这句话的时候手臂揽的更用力了,她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他流肌肉的线条。

很好,穿上衣服看不出来。但是这肌肉绝对能把她给勒死。

顾仙奴趁潮音不注意从他的臂膀下“逃”了出来。

“仙仙……”

“现在不是取出涅槃之火的时机,那什么时候是呢?”顾仙奴赶在潮音前问出了这句话。

“等找到你的凤血之后,才是取出涅槃之火的时机。”潮音回答的很快。

想来他应该思考很久了。

顾仙奴:“……”这怎么回事,突然老天给她还派发了主线任务?!

“好像很难……”顾仙奴头感觉有些痛了,她现在龙骨都没有找到怎么还要寻找凤血。

“不会很难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仙仙。”潮音握住了顾仙奴的手。

顿时,让顾仙奴感觉有些心虚了起来。

她想到,来凤族之时,她本来是想把蛋交给潮音就溜之大吉的,结果……怎么还混上编制了?

“我感觉有些……”顾仙奴半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仙仙,我们是伴侣,要共度一生。不是吗?”潮音突然询问道。

顾仙奴哑然,她张了张嘴,口中只能发出苍白的音节。

有风拂过,顾仙奴也不知道自己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

万宝阁内,余音缭绕。

顾仙奴坐在一楼的包间看着下面弹到手指出残影的音修,突然感觉这上界域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好过,不如和她回到下界域做山大王!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顾仙奴喝了一口灵茶,突然想到他们下界域就算穷其所有都种植不出来这种茶叶,突然熄了火。

她今日来到万宝阁就是为了件东西,那件东西应该会出现在今天万宝阁今天拍卖中的物品中。

 万宝阁是上

界域的连锁店,主要业务就是收售各个种族的各种物品,有些难得的物件也会在月中十五这日拿出来拍卖。

今日刚好就是十五。

顾仙奴想到这个,又喝了口灵茶。

无他,今日本来应该是潮音和她一同到来的,但临近了时间,止战那边又开始发疯了,顾仙奴只远远观望一眼就看到止战不知道为何进入了狂战状态,导致他们两个凤凰打的有来有回的。

好吧,潮音那边也是法外分-身,因为他的本身去了下界域说是要弄清楚一些事情。

这拍卖会也就只能顾仙奴一个人先来了。

潮音说他了解了事情之后会赶过来,但顾仙奴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一个时辰了,也没有看到潮音。

这拍卖会也快开始了,所以今日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吧?

顾仙奴略微有些紧张。

从前这种场合和她都没有什么关系,但今天她要做一个重大的事情。

因为刚刚潮音最后对她说如果不知道要买什么东西的话,就把今天的藏品都买下来。

不是!你都能边打边说那么多话了!为什么不能说到底要买什么东西啊!

顾仙奴觉得很震惊。

但是再震惊她也一个人来了,因为说完这些话潮音和止战都化为了法身开打了,顾仙奴根本除了凤鸣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正当顾仙奴有些慌乱之时,她听到自己包间风铃响了。

这里应该是凤族常年的包间,除了凤族没人会来。

可当顾仙奴抬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浑身包裹着严实的女修向她走了过来。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就坐到了顾仙奴的对面。

顾仙奴:“……?”

是凤族的人吧?

虽然顾仙奴没有见过几个凤族的人,但能对上凤族的令牌上到这里的除了本族之人应该也没人了吧。

要不然这万宝阁的安保做的就有些不到位了。

还未等顾仙奴询问,面前这个连面部都用纱巾围着的女子突然开口道:“姑娘面生,不曾在凤族见过你。”

“哦……我是……刚来的。”

顾仙奴放心了下来,看来真的是凤族之人。

“刚来?”面前的女子发出了轻笑声,“别见怪姑娘,我之前一直到处游历,好久未回到这里了。”

“原来如此,我是随着凤君来的……”顾仙奴突然感觉有些尴尬。

她觉得今天好像就不是很顺利,一整天都在发生事故。

“凤君?是止战……凤君?他回来了?”面前的女子犹豫的说道。

顾仙奴:“……”不是,你也游历太长时间了吧?这连凤族换了凤君都不知道吗?!

当凤凰就那么自由自在吗?!

可恶她好羡慕!

“不是,现在凤族的凤君已经是潮音了。”顾仙奴说道。

面前的女子微愣了一下,低眸不止想些什么。

“不过止战……凤君确实也回到了凤族。”半响,顾仙奴还是说了这句话。

她本来,不应该多说话的。可她好像就是想与这个女子攀谈一般。

该死的,不会是什么先天法术吧?

顾仙奴警惕中。

“止战他回来了啊……”

“嗯……”顾仙奴点了点头。

“那他居然没有闹,真的是稀奇。”

不知道是不是顾仙奴的错觉,她好像听到了面前这女子的轻笑声。

顾仙奴觉得她应该是了解止战的,要不然不会有如此熟稔的语气。

思及此,顾仙奴不由的放松了一些,随口说道:“……其实也不算没有闹,因为止战凤君现在和潮音还在打……”

“和潮音打?”面前这女子顿了顿,好像在思考些什么,“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潮音都已经是凤君了啊。不过想来止战应该还是更胜一筹。”

“为什么?”顾仙奴并没有生气,她只是不知道为何面前这女子如此笃定。

“百武争锋止战,这是止战名字的由来。”面前这女子低眸,声音清亮又明晰的说道:“他本身就是为了杀戮而生,同他手中的悲鸣枪一般。他的出现,了解了凤族多年来的仇恨,他自当是当之无愧的最强。”

顾仙奴:“……”什么止战吹?

这让顾仙奴真的不好意思说什么了,毕竟万一等下潮音胜了过来,气氛一定会很尴尬不是吗?

顾仙奴轻咳了一声,就想结束这个话题。

可当她刚咳嗽一声,面前的女子就略显着急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无事,可能是着凉了。”顾仙奴愣了一下,随后瞎编了一个理由。

“我……我可以帮你看看。”面前这女子如此说道。

但顾仙奴没有动作。

她的声音好像突然有些低落了下来,“你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她在我肚子里呆了三十三年七个月又八天,看到你,我就想到了她……”

“做您女儿真的很幸福吧……”顾仙奴感叹了一声。

说到这个,顾仙奴就想到了自己那狗血的身世,又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觉得……你娘对你不好吗?”面前的女子突然问道。

“我娘……应该不喜欢我吧。”顾仙奴思考了一下,还是回答了她。

“谁告诉你的?!”面前的女子突然激动了起来。

“我爹啊……”顾仙奴顺口回答了她。!

梦娘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