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1 / 1)

推荐阅读:

凤火带来的焰光让顾仙奴感觉到暖意。

可这种暖意却让别人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凤火虽然没有燃烧在琴棋身上,但琴棋却像是无法忍受一般,她的身体抖如糠筛,好像不受控制……她的身体不稳的弓起,背后的蝴蝶骨突出,好像要长出什么东西。

与琴棋相比,裴飞旋的神色就正常许多。她甚至还揽住了琴棋,想要让琴棋镇定一些。

“琴棋?!你说话啊!”大祭司的神色明显焦躁了起来。

大祭司观琴棋的状态,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心中形成。

琴棋并没有理会大祭司,她的嘶吼声还在继续,口中絮絮叨叨的在骂些什么,像是在骂潮音,又像是在低语着什么。

“赫!??[]『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潮音并没有让琴棋继续嘶吼。

他结印在琴棋和裴飞旋周围形成了一个金色的牢笼,那牢笼迅速开始收拢,把琴棋紧紧的缩在牢笼之中。

这一瞬间,琴棋的脸色苍白,她望着潮音的目光带着惊恐和阴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她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任何音了。

琴棋的身形也佝偻了起来,缓缓的在牢笼中化为了原型。

凤凰的原型本身应该是绚丽的,可琴棋的原型的羽翼居然染上了一些灰色。看起来像是蒙了一层尘埃一般。

“潮音……”大祭司张了张口,想要继续说些什么。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大祭司。”潮音直接打断了大祭司的话。

潮音的目光掠过琴棋,说道:“她刚刚那样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且……她本身的行为就有异不是吗?”

虽然潮音说的很委婉,但大祭司已明白潮音之意。

毕竟琴棋刚刚的状态实在是……

大祭司都不敢深想,会对凤火如此排斥除了……

“她已经有了‘魔相’。”潮音的目光从琴棋身上收回,笃定的说道。

“这……这……”大祭司半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呆愣的看着琴棋的原型,也没有辩解着什么。

因为大祭司也看到,经过了潮音的法光之后,琴棋不光是羽翼变成了灰色,就连长喙上也缓缓的出现了黑灰色的特殊纹路。

那纹路虽然显现不全,但大祭司知道那是魔族的一种标识。

这种标识一般只会出现在魔族的眷属或者是被魔族所俘获的人身上。

凤凰的身上,怎么会出现这种标识呢?!

要知道,从前的魔族就算俘获的住凤凰,但从未有一个魔族能够“驯服”的住凤凰。

他们生就代表着清朗,凤火也燃尽一切邪秽之物,所以应该并不会被任何污秽所侵染才对。

大祭司瞪大了眼睛。

空气中一瞬间静默了下来。

顾仙奴却没有感觉到这种气氛,因为她现在已经被凤火给包围住了,像是孙悟空给唐僧的安全圈一般,把她围在了中间。

这种事情发生的不是第一

次了。

顾仙奴还记得上次的感受,她上次还觉得潮音的凤火太过于烫了,但是这次好像……又没有感受到那么烫了。

好奇怪……顾仙奴突然想到,上次好像她只怀了龙蛋,难道这次是因为一胎是凤蛋的原因所以才这样的吗?

正当顾仙奴思考的时候,突然她的周围又升起了一圈小小的带着蓝色光圈的凤火。

和外围潮音的凤火相比,这带着蓝色光圈的凤火确实有些小了,但是顾仙奴却感觉到很亲切!因为她知道,这是她肚子里凤蛋的凤火。

“哇!好厉害!宝贝!”顾仙奴发出了赞赏的声音。

那带着蓝光的凤火受到了鼓舞,立刻又高涨了一圈。

这种感觉像是一个小孩子受到了大人的表扬后,立刻挺胸昂头一般。

顾仙奴不由的笑出了声。

凤火外,潮音和大祭司的谈话也进入了尾声。

“所以,潮音。你觉得琴棋是和魔族有勾结?”大祭司喃喃道。

“是你自己不肯相信,大祭司。”潮音的目光一直看向那高高矗立着的火圈。

大祭司嘴唇微动,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的目光移动到了地上躺着的裴飞旋身上——因为刚刚潮音的法光掠过了她,虽然没有从她身上检查到不妥之处,但裴飞旋的神识也受到了影响昏迷了过去。

大祭司现在的脑子很乱。

今天真的发生了太多事情了,一直与世无争的琴棋突然被检查出来了‘魔相’,那这个琴棋说是她亲生女儿的裴飞旋又怎么样呢?

可潮音的法光也并没有从裴飞旋的身上检查出来异常。

那就证明她确实是半凰之体,可琴棋那又……

大祭司头突然感觉到好痛,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成这样。

这千年来,琴棋居住偏远,也并不在族内走动,并未有任何异常。

唯一的异常就是今天他们带回了裴飞旋,要检查裴飞旋的凤火的时候,琴棋突然冲出来护住裴飞旋。

“潮音,你……”

“如果琴棋有问题的话,那千年前的事情说不定和她也有关联。”

“你是说,涅槃之火的失窃吗?”大祭司立刻想到了什么。

 一想到这个可能,大祭司立刻猛然咳嗽的了起来。

他对琴棋,从来都是不设防的。因为琴棋的身份……如果千年前涅槃之火失窃和琴棋有关,那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怎么样了?

大祭司突然感觉胸口剧痛,这种剧痛让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必须要赶紧找到涅槃之火。”潮音沉声道。

大祭司闻言,也望向了那被潮音的凤火所筑成火墙上。大祭司知道……火墙内有潮音的伴侣。

他们共同孕育了龙凤蛋。

龙蛋目前是平安产下,只需要合适的水源就能保证龙蛋的成长。

可凤蛋……大祭司想到这里的时候眼

球突然紧缩了一下。

凤蛋目前还不需要涅槃之火,可总有需要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涅槃之火还没有找到怎么办?

涅槃之火失窃了千年,他们族内也千年没有新生蛋了。

“凤蛋应该不如龙蛋活泼。”潮音的目光微垂,凤蛋的成长要比龙蛋苛刻多了,如果等到凤蛋出生还没有寻到涅槃之火,可能会……

大祭司闻言也静默了下来。

此前从来都没有龙凤混血生下凤蛋过,大祭司猜测龙蛋提前出生也可能是因为那位小龙体内的灵气并不足以支撑两个蛋的成长。

如果在凤蛋诞下后还没有寻到涅槃之火,那……

“我会寻到涅槃之火的。?[]?『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潮音轻声道。

这句话又像是誓言又像是承诺。

就在潮音的话音刚落,顾仙奴就自己从火圈从走了出来,她甫一走出,就立刻向着潮音和大祭司走去。

“你们想不想看烟花?!”顾仙奴突然问道。

潮音和大祭司都一愣。

不过顾仙奴并不在意他们的回答,她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立刻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说道:“宝贝,给他们看看你刚刚研究出来的烟花!”

顾仙奴的话音刚落,潮音与大祭司就看到了周围突然升起来一圈带着蓝色光芒的凤火,随后凤火发出“噼啪”的声音,随着声音,凤火也发射出了火星,在空中变换出各种图案随后又掉落地上迅速融入了凤火之中。

潮音:“……”

大祭司:“……”

“怎么了?你们怎么这个表情,孩子表演一次很难的好不好!”顾仙奴觉得大受打击!

她刚刚在火圈中夸了凤蛋许久,凤火高兴的不得了,所以给她表演了这个。

顾仙奴又对凤蛋大加夸赞。

随后凤火就流露出想要出去的意思,顾仙奴一想就觉得凤蛋可能要出去给潮音他们看,但是苦于自己不能突破潮音的凤火,所以顾仙奴自己走出来了。

“刚刚那是谁的凤火?”好半响,大祭司才不可思议的问道。

顾仙奴看大祭司现在眼球微凸,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能之事一般。

“孩子的啊。”顾仙奴立刻说道。

说完,顾仙奴看向了潮音。

她观察到潮音的目光也满是讶异之色。

怎么回事?

咋表演个节目还把两个人给弄沉默了?

“凤蛋的凤火?”潮音的声音很轻,像是疑问。

“对啊……你没见过吗?”顾仙奴想了一下说道:“哦好像你确实没有见过,不过当初在那个破界域,就是凤蛋从一个鬼修手中救了我和锦鲤龙。”

顾仙奴把当初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能够燃烧掉无尘界鬼修的凤火……”大祭司喃喃道:“这就算是刚出生的小凤凰应该都做不到。”

“啊?”顾仙奴不懂大祭司在说什么。

她对凤族的事情所知不多,之前一直以为这就是正常的,可是看潮音和大祭司的表现来说,难道这才是不正常的吗?

大祭司的脸上闪过了不可思议,随后喃喃道:“难道是因为我们一直故步自封,所以凤蛋才会比较娇弱?难道天道是要让龙凤结合混血才能生下强大的孩儿吗?”

潮音没有理会大祭司的话,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呼吸瞬间有些急促了起来,他立刻拉住了顾仙奴的手,匆忙的问道:“仙仙,你真的没有感觉到不适吗?你告诉我?”

凤蛋成长的过快,有可能是消耗母亲的灵力或者……寿命。

像是琴棋当初为了那个孩子能顺利出生,几乎付出了一切。

“没有啊,我感觉很好。”顾仙奴拉住了潮音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腹部。

立刻,顾仙奴就感觉到凤蛋在打潮音的手。

顾仙奴立刻松开。

潮音也很疑惑,他的视线看了看顾仙奴,又看了看她的腹部。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顾仙奴给打断道——

“咳咳,我觉得,凤蛋应该是不想让我们生三胎。”!

梦娘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