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1 / 1)

推荐阅读:

有瓜?!

趋于所有种族好奇的本性,顾仙奴的脚步也不自觉的走了过去。

这里应该是用于比试或者刑罚的圆台,圆台的四周立着四根通天柱,上面刻着各式各样的凤凰的图案。大祭司和裴飞旋和那个女人站在圆台的正中央,圆台四周的边缘倒是站了不少羽族之人。

顾仙奴走上了阶梯,鬼鬼祟祟的上到了圆台的边缘处,她左顾右盼了一下,发现周围好像都是熟……鸟呢。这些羽族应该都是下界域的时候潮音带的那些鸟。

她站在那些羽族的最后面,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圆台上的那三个人。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仙奴还看到了青袖,正当她想要鬼鬼祟祟的去往青袖身边,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她身侧的一颗通天柱上发着诡异的蓝光。

顾仙奴微微侧目仰头看去,就看到龙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脱了顾仙奴包着它的那块布,整个珠紧紧的贴在通天柱上的浮雕上,看起来就像是浮雕上的凤凰爪中所握一般,还挺和谐。

顾仙奴非常佩服龙珠这种不要脸的精神——毕竟它刚刚还对凤族多加不屑,现在为了吃瓜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

不过不得不说,它还挺会找地方的!它所在的地方真的能一览众山小,吃瓜的最佳位置。

空气中好像静默了下来,顾仙奴因为这龙珠也不好到处乱跑,只好停在原地看管着龙珠。

半响,风声掠过。

琴棋好像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的眼眸看向了大祭司,像是不服输一般说道:“大祭司,你此话何意?”

大祭司也不甘示弱,“琴棋,你不会是觉得事情发生了千年之久,所以……”

“所以什么?”琴棋抢在大祭司前说了这句话。

说完之后,琴棋开始疯狂咳嗽了起来。

她本身就身体不好,怎么多年以来都一直在用各种天材地宝温养着。可就算如此,她的身体也像是漏壶一般,就算是用多少天材地宝也无济于事,灵力根本就不会在她体内停留。那些东西的作用不过是吊着她的性命罢了。

大祭司见她这般,也有些愣住了。

随后,琴棋吐了一大口血。

血液还顺着圆台地上所雕刻的纹路缓缓流淌。

顾仙奴惊了一下,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哦不,是一个凤凰能吐那么多血。

见此,大祭司也有些着急了。

他立刻上前想要扶起琴棋,但琴棋却甩开了大祭司的手。

“琴棋!”

“大祭司!”

琴棋看着大祭司,眼神中有别样的情绪,她一字一句的对大祭司说道:“大祭司,现在连你都怀疑我吗?连千年前的事情止战那件事你都……”

她的身体像是没有跟的浮萍一般,话还没有说完就只能软到在裴飞旋的身上。

裴飞旋一愣,但还是揽

住了她。

顾仙奴本来默默吃瓜的,但见此还是无语了。她都察觉出来这琴棋是故意的了,哪有话还没说两句又吐血又晕倒的。这种桥段她只在偶像剧里面看过。

该死的!到底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你们快点说啊!

正在这时,顾仙奴突然感觉到了身后好像有人在拉她的衣袖。

顾仙奴疑惑的往后一看,就看到了一个金色的小鸟在啄她的衣袖。

那金色的小鸟见她望向他,顿时就展开了金色的羽翼。在羽翼展开的一瞬间,顾仙奴就感受到了熟悉的光芒,在眨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不站在原地了。

“仙仙。”

顾仙奴听到了潮音的轻唤声。

她抬眼看到了潮音。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仙奴问道。

她刚问完这句话,侧目就发现自己和潮音所在的地方是个云上楼阁,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大祭司他们刑台上的全部情况。

“这里视野好。”潮音走过递给顾仙奴一杯茶。

顾仙奴接过了茶杯,看向了刑台上,点了点头说道:“确实。”

“所以就坐在这里看吧。”潮音稀疏平常的拉住了顾仙奴的手,靠着沿廊坐下。

坐下的一瞬间,顾仙奴突然在栏杆上看到了刚刚那只金色的小鸟在栖息,她以为这是潮音的灵宠,直呼可爱,随后立刻把小鸟伸手抱了过来。

小鸟好似愣了一下,金色的豆豆眼里有不解的情绪。

顾仙奴狠狠的把这金色的小鸟rua了一遍,这才满意的看向了潮音,她问道:“对了,潮音,你知不知道大祭司和那个琴棋刚刚说的千年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出乎意料的,潮音并没有回答顾仙奴的话,他的眼眸直视着顾仙奴,像是有什么言语要诉说一般。顾仙奴眨了眨眼,她敏锐的发现,潮音的耳尖好像都红了。

“那是我的法外分-身。”潮音还是说道。

顾仙奴:“……!!!”

顾仙奴顿时明白了。

她松开了手,那金色的小鸟挥了挥翅膀随后飞走不见了。

应该是有点尴尬的,但顾仙奴想了想,她出身合欢宗什么没看过。这个……这个好像真不是小事。

毕竟顾仙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好像极少去触碰潮音的身体的,就算是在……那种时候。

“你的法外分-身还真多啊!”顾仙奴顿了顿,只能这样说。

“嗯,刚刚的那个是我的第一个法外分-身,在我还是一个小凤凰的时候所建筑,所以或许有些不完善。”潮音说道。

“原来是这样……”顾仙奴点了点头。

发生了这种事,他们之前的气氛好像改变了一些。

顾仙奴觉得都怪自己手贱,但谁又能容忍毛茸茸呢?!

“你刚刚说的千年前的止战和琴棋的事情……”潮音这个时候才想起回答顾仙奴的问题,他的金眸看向了刑台,说道:“止战

和琴棋曾经是未婚夫妻,他们的婚事是被他们的父母定下的,不过止战自小被父母带去了别的界域,所以并不在凤族长大。而等止战回来凤族后,琴棋也刚好长大去周围游历,所以他们在此之前并无接触。”

顾仙奴讶异:“……这居然还是包办婚约!”

潮音复又握住了顾仙奴的手,“当然,我们的孩子不会这样的。”

顾仙奴想到那颗银色的龙蛋和肚子里的凤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要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觉得她们都不好惹的亚子!”

潮音闻言,深思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顾仙奴思索了一下,自己理清了‘剧情’后,猜测般的说道:“所以琴棋和止战并没有感情,然后琴棋说不定在游历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个她喜欢的人修?所以才想要摆脱和止战的婚约,她可能和当时的恋人商量好了什么,所以设计的止战‘醉酒’的事情,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止战解除婚约了是吗?”顾仙奴说完了之后又补充一句,“当然了以上全部都是我的猜测,我本龙并不对此付法律责任。”

不过听完了顾仙奴猜测的潮音眼眸微微睁大,“你怎么会知晓?”

顾仙奴:“……”她觉得潮音可能一千多岁从来都没有看过话本。

因为这是话本中的常用剧情啊!

“差不多就是这样,但因为止战和龙女汐风醒来就打了起来,凤火燃尽一切,所以也没有确切的证据。”潮音平静的说道:“事后是大祭司察觉出来不对劲,毕竟止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醉酒’了呢。他之前是喝过不少酒,不过最后一杯应该是琴棋送过来的……不过这件事情后,止战和龙女汐风和我都掉入下界域,大祭司要善后也要去下界域寻我,所以倒是没有追究这件事……”

“哼,我看大祭司对那琴棋倒是很好。”这个是顾仙奴察觉出来的。

因为苦肉计只对在乎自己的人有用,不是吗?

顾仙奴自幼就明白这个道理。

“你居然察觉出来了。”潮音低眸,伸手理了理顾仙奴的凌乱的发,轻声道:“大祭司算是琴棋的……姐夫?”

顾仙奴:“……”这是顾仙奴万万没有想到的。

“嗯,凤族不论这个。除了父母之外,兄弟姐妹之间都是直呼名讳的。琴棋的姐姐也是在涅槃之火失踪之后,思忧过重,在一场天灾后陨落。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大祭司对琴棋多加偏袒。”潮音下了定论。

“你居然能感觉出来他人的偏袒?”顾仙奴觉得潮音给她的感觉就是无欲无求,他说出这种话,顾仙奴有些意外。

说到这,潮音突然轻笑一声,顾仙奴不解。

可潮音突然坦然的说道:“因为从来都没有人偏袒我,在我是一只小凤凰的时候。”

顾仙奴突然哑声。

她想到,凤凰好像是以爱意为生,一个小凤凰的破壳一定是要父母倾注全部心血的爱。所以,现在潮音看似无欲无求,在幼时是不是失望了很多次?

顾仙奴突然又想到了自己。

她也是这般过来的。

不同的是,潮音的童年比较漫长但应该吃喝不愁。她的童年比较短暂但每日都为了餐食犯愁。

他们相似但又不同。

正当顾仙奴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听到了大祭司的怒吼:“琴棋,我看你是癔症犯了!你当初生下的那颗蛋根本就活不到破壳,那孩子本来就是你逆天而行得到的孩子,可就算……”

还未等大祭司说完,琴棋就突然激动的向前扑了两下,一下子抓到了大祭司的衣角说道:“大祭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孩子活下来了,你就觉得她身份有异是吗?”

大祭司低眸看着琴棋这疯疯癫癫的模样,他想说些什么,但半响还是叹了口气。他记得琴棋从前不是这样的,千年前的琴棋英姿飒爽,是凤族中的佼佼者,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人……

大祭司没有继续想下去,他半蹲下与琴棋的视线平视,轻声说道:“琴棋,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当初那个孩子生机淡然,就连涅槃之火都没有给予她……祝福。她是……”

“是不可能活下来的是吗?”琴棋冷笑了一声,“这种话千年前你已经对我说过很多次了,大·祭·司。”

“那谁能够活下来?止战和那个龙女的女儿吗?只有她受到涅槃之火的喜爱,只有她甫一现象就有天象伴随?只有她是万中无一的龙骨凤血?”琴棋说着突然笑了出声,“可那个天之骄女现在在哪里呢?”

顾仙奴发现,琴棋真的好爱cue止战和龙女汐风的孩子。

“大祭司心慈手软。”潮音突然开口道。

“所以?”顾仙奴看向了潮音,“那个裴飞旋的身世就不查了吗?”

“当然要查,但不是现在。”潮音看了一下刑台,随后视线又回到了顾仙奴身上。

顾仙奴这才知道锦鲤龙所说的凤族很黏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眸突然观察到她和潮音的距离已经很近了,而且她的背部都已经靠在亭柱上了。

在近,就不礼貌了。

这一定是潮音在偷偷的挪动位置!

“干脆我坐你腿上好了!”顾仙奴无语的说道。

“可。”潮音认真的看着顾仙奴,像是在等待她的动作一般。

顾仙奴:“……你当我没说,还有,离我一掌的距离。”

潮音不语,但是照做了。

刑台那边。

“她的凤血有异。”

大祭司沉声道。

“凤血有什么异常?”琴棋神情激动的看向了大祭司,“她是我的女儿,拥有一半半凰之血有什么不正常?!大祭司你现在如此疑神疑鬼吗?”

“琴棋,你何必激动。”大祭司叹了一口气:“凤族大家都知晓,你的孩子在千年前就已经死去了,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你说她就是你的孩子,你又有能拿出什么证据呢?现在只不过想检查一下她的凤血而已,如

果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又何必遮掩?”

“我的孩子我还能不认识吗?我们可是亲母女,我们之间有感应不是很正常吗?”琴棋冷笑了一番,她仰头看着大祭司,突然一字一句的说道:“听说潮音这次下界域去的时候,带回来了一个龙女作为伴侣。那龙女还生了一个龙蛋是吗?”

说完,琴棋突然大笑三声,“哈哈哈!大祭司!你自己听听这像话吗?!什么龙蛋能够三月未满就出生?那孩子真的是潮音的吗?!”

顾仙奴:“……?!”

不是,她都站那么远了,为什么还会被波及啊!

她明明只是一个吃瓜群众啊!

“琴棋,你不要发疯了。”大祭司察觉到了什么,连忙说道。

“什么叫发疯,大祭司?我难道说两句实话就是发疯吗?!”琴棋反驳道:“我看你们才是发疯呢!就这样从下界域接了一个不明不白的龙女回来,还把她生的蛋当做宝贝。都昏了头了吧!这里是凤族,如果真让你们这样搞下去那和那些喜欢杂交的龙族又有什么区别……”

顾仙奴看到潮音的脸色已经不对劲了,正当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她看到一道金光从潮音的手中掠过,刑台那边燃起了熊熊大火。

周围羽族四散,顾仙奴一眨眼,就发现自己也站在刑台上了。

顾仙奴:“……”不是,你这传来传去的能不能告诉她一声!

“潮音,你这是想做什么?”琴棋抱紧了裴飞旋道。

“我不想做什么。”说完,潮音看向了顾仙奴。

顾仙奴:“……”看她干嘛?!她只是个炮灰路人甲啊!

你们神仙打架,为什么要牵连她?!

等等!

顾仙奴突然想到——

潮音现在的内心os不会是——老婆你说句话啊!

说点什么,现在应该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最合适呢?

“我们是……真爱!”顾仙奴突然想到了这句经典台词。

“是,我和仙仙是彼此的初爱慕。”潮音立刻接着认真的说道,“仙仙是龙族,也并未来历不明。反倒是……”

说到这里,潮音看向了琴棋与裴飞旋。

正说着,顾仙奴感觉周围的凤凰更加旺盛了。

但她却没有感觉到那种窒息的热意。

反倒是感觉有些暖意……

顾仙奴伸手去触碰那凤火,她发现那些澎湃的火焰居然好像害羞了,还躲了她一下。

裴飞旋汗如雨下,这周围的凤火根本就不是她能够承受的。这短短的一瞬间,虽然凤火并未靠近燃烧她,但像是激发某种深层的恐惧一般,她感觉呼吸不畅了起来。裴飞旋看向了潮音,她咬了咬唇,好似明白了什么。在琴棋的被凤火所燎的痛呼声中,裴飞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凤君轻慢!你们在此不就是为了弄清楚我的凤火吗,你们尽管检查就好了,我……”裴飞旋突然说道。

裴飞旋从他们的对话中,也大致明白了什么。同时眼中有了坚韧之色。

“飞旋不可!”琴棋抱住了她,她抚摸了裴飞旋的脸,说道:“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检查的,伤到你怎么办?”

“潮音,你这……”大祭司欲言又止,“检查之事缓缓来就可,而且万一那个女子真的是琴棋的女儿怎么办?半凰之身并没有纯血凤凰坚韧。你的凤火蛮横,并不适合用来搜查……”

潮音并没有理会大祭司的话。

“琴棋,你现在还在执迷不悟吗?”潮音开口道:“我并未让凤火伤害你,但你为和会被同族的凤火所感到痛苦?包括你的女儿,她现在也感觉很痛苦,这是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周围突然沉默了下来。!

梦娘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