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1 / 1)

推荐阅读:

俗话说的好,世界以痛吻我,我仍报之以……草!她根本报不了!

讲真的,这个破世界都这样对她了,她根本不想爱这个世界了!她现在只想变成猴子抢夺路人香蕉!

能成为主角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多她一个?!

顾仙奴直接流泪猫猫头了。

在潮音凤君说完那些话之后,顾仙奴整个人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潮音凤君不愧是这本书中阴狠暴戾反复无常的大反派,他的一句话直接让她的人生全部重来了!

可恶!

就算是如此,顾仙奴也还没有放弃。

她倒是要看看这破世界到底还要怎么搞她!

“你在发什么呆?”

在顾仙奴愤愤不平之时,一个戒尺突然从天而降,差点打到顾仙奴的手背。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自然也让顾仙奴回神过来。

她抬眼,就看到了朱雀正面色不善的看着她。

顾仙奴:“……”

对,没错。在潮音凤君下了那样的命令之后。隔日朱雀就臭着脸过来了。

顾仙奴能看的出来,他应该并不愿意。

“我问你,你在发什么呆?”朱雀又重复了一遍。

“……我、我只是在深感自己学艺不精,所以才陷入自责之中。”顾仙奴低眸轻声说道。

这种态度她简直信手拈来,任谁看到都觉得她‘态度端正’。

朱雀闻言果然愣怔了一下,随后才冷笑着说道:“借口。”

顾仙奴:“……”你都知道是借口了,你就不要说出来了。

说实话,她已经在这里学了一个时辰了。

朱雀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到疑惑最后又到震惊了。

想来,他现在已经很清楚她的技术了。

“那么简单,你怎么会不会呢?”朱雀用戒尺戳了戳顾仙奴的脑袋。

顾仙奴觉得有些痛,但她不太敢动。

毕竟朱雀的脾气看起来是真的不太好的样子,和温吞的白弃不一样。

“您真的觉得很简单吗?朱雀仙君?”顾仙奴发出了疑问。

“当然。”朱雀肯定的说道。

他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再教顾仙奴一次。

不过一刻钟后,在看到顾仙奴画出来的东西后,朱雀没忍住,手一抖就把戒尺给捏成了两半。

顾仙奴:“……!!!”

“我会好好学的!仙君!”顾仙奴立刻保证。

看着那这段的戒尺,顾仙奴就感觉看到了她的脑袋。

“你——”

朱雀忍了忍,还是没有忍住。他径直走到了顾仙奴的身边,正准备说些什么,顾仙奴就立刻惊恐的看着他。

两人的视线一对上,朱雀立刻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萦绕着他。

朱雀不懂……这种感觉就好像栖息在灵树上被雷劈

过一般,从天灵盖一路酥麻到尾椎处。

“你先好好画!”朱雀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顾仙奴:“……”

不是,朱雀离开了谁来教她啊?

不过转念一想,顾仙奴觉得朱雀离开了也挺好。反正朱雀在这里的时候,看到她画一幅画,就会像是一只暴躁的火烈鸟一般开始踱步。

顾仙奴又画了一刻钟,她自己看了看倒是很满意。不知道朱雀回来后会不会满意了。

安静了一会儿,顾仙奴突然觉得有些“饿”了。

不,也不应该说是“饿”了。毕竟她已经辟谷许久了,这种感觉像是口腹之欲许久没有满足一般。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好像“饿”得厉害,看到什么都想要啃两口,就算是绿化带也一样。

顾仙奴思考过,可能是因为她一直都处于高压之下,食欲旺盛可能是一个发泄口。

思及此,顾仙奴左看右看周围无人,所以就溜走了。

……

顾仙奴像是一只小老鼠般溜到了星宿门的膳房中。

星宿门众人对顾仙奴很熟悉了,在看到她之后,给她投喂了不少今天的菜品。

饶是这样,顾仙奴还是感觉食欲没有满足。

昨日潮音凤君没有接受她专门做的火豨兽的蹄子,那蹄子最后还是进了她的口中。那个味道简直让她回味无穷。所以在顾仙奴看到今日的食材还有火豨兽的蹄子之后,顾仙奴就没有忍住自己又做了两只。

星宿门的膳房只会红烧,但不太合顾仙奴的口味。这种软糯的皮,当然是清炖更好吃哎!

做好之后,顾仙奴本来想自己大吃特吃的。但在拿到筷子的那一刻,顾仙奴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把火豨兽的蹄子装入食盒,又从膳房拿了两道小菜和一壶清酒,最后又回到了画房之中。

“你还知道回来啊。”

顾仙奴:“……”

她刚进门,就听到了朱雀阴阳怪气的声音。

顾仙奴闻言一顿,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拿着食盒走至房中,就看到朱雀坐在窗沿上,一只腿叠着,一只腿伸直踩着竖着的窗框。

“仙君。”顾仙奴并不生气。

她和朱雀虽然只相处了不到半天,但大概也知道朱雀的秉性了。不论是潮音凤君的命令还是别的什么,朱雀大抵是不会真的伤害她的。

见朱雀不为所动,顾仙奴连忙说道,“我见仙君那么辛苦,所以专门去膳房做了一些合口的膳食赠与仙君。”

“……哼。”朱雀愣了一下,随后冷哼了一声。

顾仙奴沉默不语。

她在这个时间,把食盒中的膳食都拿了出来,摆放在了案几上。

这时,她才转身对朱雀说道:“仙君不吃吗?”

顾仙奴心里默默的想着……反正他看起来也吃不了多少,毕竟青袖说潮音凤君只吃什么花瓣什么的,朱雀应该也差不多吧。

所以这些大部分都是她的!

空气中静默了一瞬。

在顾仙奴期翼的眼神下,朱雀跳下窗沿,走至案几边上。

“就这种东西吗?”朱雀看到菜色的那一刻,表情看起来很不满意。

顾仙奴:“……”真的是鸟嘴里吐不出象牙!

顾仙奴看起来略有些低落的坐下,想要自己开吃。

哼哼!不吃的话最好,都是她的!

不过刚准备夹一筷子,朱雀就从顾仙奴的手中夺下了筷子,最后吃了一口菜,评价道:“尚可。”

顾仙奴:“……”食盒中有另一双筷子你没看到吗?!为什么要抢她的!

不过顾仙奴并没有说这样的话,她自己从食盒中拿出了另一双筷子,又拿出了酒杯给朱雀和自己斟满,说道:“仙君喜欢就好。”

“只是……尚可入口而已。”朱雀强调道。

顾仙奴真的很生气!

她决定不叫朱雀自己吃了!

但是在顾仙奴吃了几口之后,就感觉如芒在背。

毕竟任谁在吃饭时旁边一个人死死地盯着她,都会胃口不振吧!

顾仙奴放下了筷子。

“你吃饱了吗?”朱雀问道。

“……仙君您觉得呢?”顾仙奴阴阳怪气了一句。

谁知道她说完之后,朱雀点了点头,然后把剩下的饭菜都吃了。

顾仙奴:“……???”

离谱,真的离谱!

顾仙奴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还可以吧。”朱雀改了评价。

诚然,顾仙奴自小就拜入合欢宗,所以她好像对“角色”的好感度升降很敏感。

刚刚那一刻,顾仙奴好像看到了朱雀的脑袋上出现了好感度+5的提示。

这是个好消息啊顾仙奴!

什么叫两开花?

反正潮音凤君的攻略线她一直一蹶不振,那这个时候走走朱雀的攻略线很合理吧?!

“仙君喜欢就好。”顾仙奴顺着朱雀的话说道。

她不动声色的收拾着食盒,果然朱雀的视线很快的就聚集在她的手上的伤口。

“你受伤了?”朱雀突然出声道。

顾仙奴闻言立刻抚上了被烫伤的伤口,低声说道:“无事,只是烫伤而已。”

她现在修为已至金丹,凡火很难伤到她了。但火豨兽的皮特殊,凡火就算炖上七天七夜也不会使它软烂,所以膳房为了处理这种特殊的食材,专门从丹房引了炼丹的灵火。

她这伤……其实昨天给潮音凤君做这道菜的时候就伤到了,朱雀居然现在才发现,果然是好感度提升了。

“这都能伤到你。”朱雀低喃了一声。

顾仙奴当然听到了,她不知朱雀这是为何用意,只能安全的说道:“我修为低微,更是肉体凡胎。自然不如仙君这般……坚硬。”

顾仙奴自然是知道,他们这些上

古神兽,那简直浑身都是宝啊!

皮更是一个比一个坚硬!

不过顾仙奴说完之后,朱雀明显愣怔了一下。他抬眼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顾仙奴,在对上顾仙奴的眼神之后,又很快的错开。

“你——”

“我?”

顾仙奴不解。

“这个给你,快点把伤养好,不要耽误学画!”朱雀说完,就留下了一瓶丹药,然后很快就不见了。

顾仙奴:“……!”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顾仙奴现在看朱雀都有些怜爱了,毕竟他感觉像是会掉落丹药的NPC一样。

朱雀离开了,那顾仙奴自然也不会在这里待着了。

她收拾了食盒和画具之后,也关门走了。

不过在去膳房的路上,顾仙奴遇到了青袖。

“仙奴!”

顾仙奴还没有开口,青袖就急匆匆的向她走来。

“青袖姐姐,有何事吗?”顾仙奴不解。

 “咳咳。”青袖清了清嗓子。

看了看周围无人,但还在凑到了顾仙奴的耳边说道:“仙奴,有一件事我不知当不当说。”

顾仙奴不懂:“……有什么不当说的?”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只有四字箴言送你。”青袖叹了口气。

“什么?”

“不、要、乱、睡!”

青袖小声又清晰的声音传入到了顾仙奴的耳中。

顾仙奴:“……!!!”什么!她还谁都没睡过好吗?!在青袖眼中,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哦不……顾仙奴突然心虚的想到,她是睡过潮音凤君的。

正因为这样,她才惹了大祸,所以现在才进退两难,被困在这里。

看着顾仙奴愣怔的表情,青袖这才补充道:“那群雄鸟真的没一个好惹的,为了伴侣好斗、雄竞是常事。当然了,你要是真的喜欢朱雀,那也不是不可以。但只睡他一个就好了,你懂吧。”

顾仙奴:“……”

“你懂了吗?”青袖不放心,叮嘱道。

“……懂了。”顾仙奴觉得青袖真的是担忧的太多了。

虽然感觉朱雀的态度有所松动,但在她死期到来之前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吧。

顾仙奴这般想到。

……

翌日。

顾仙奴觉得今日的朱雀有些不一样。

至于什么地方不一样,顾仙奴暂时还没有想到。不过在不知道第几次听到了那种玉石碰撞声之后,顾仙奴这才抬眼打量起了朱雀。

……她好像知道朱雀哪里不一样了。

昨天之前的朱雀穿的相当的干练简洁。而今天的朱雀却穿了一件带有暗纹的火色锦服,身上还挂了与衣服搭配的环佩。衣物上的暗纹行动中好像在隐隐流动。还有他的发饰也换成了带有火羽的发冠,还有耳朵上还别了暗红色的耳链。

……怎么突然花哨起来了?!

不理解,顾仙奴不理解。

“你到底画没画好啊!”在催了顾仙奴几次之后,朱雀又忍不住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顾仙奴不动。

这家伙的耐心好像也比昨天差了。

她坐在这里不过片刻,就要过来凑凑看看。

思及此,顾仙奴放下了笔,抬眼无辜的说道:“仙君,我自知天资愚钝,如果扰乱了仙君的兴致,仙君可以先行离去,等夕颜花开后再回来。”

夕颜花一般都是在黄昏后才开的。

她的意思很明确了……那就是快滚吧!别在这里逼逼赖赖!

朱雀在这里来来回回,顾仙奴都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好吗!

画画!那不就是讲究一个清净吗!

但是顾仙奴现在根本清净不了!

“谁要走了?我走了之后你真的会好好画吗?”朱雀好似知道顾仙奴的心思一般,坐到了她的对面,说道:“昨日我不过离去了片刻,你就跑了。”

顾仙奴:“……”很好,他很了解。

见顾仙奴不答,朱雀又小声说道:“……我又没有催你。”

顾仙奴:“……”行吧,是没有催,但是却比催人还难受啊!

顾仙奴不由的开始乱画了一通。

她在脑海中胡乱想象,反正要交一张画是吧!她交出一张根本找不出人的画像来也没什么说的吧。

思及此,顾仙奴就在画纸上开展大作。

“你画好了?”

刚放下笔,朱雀就又凑了上来。

他是深知顾仙奴的画技的,但还是在看到了顾仙奴刚出炉的画作之后,倒吸了一口气,三秒之后才开口道:“……有进步。”

顾仙奴疑惑道:“……真的吗?”

她还真的信了!

看到了顾仙奴期待的眼神,朱雀顿了顿,还是仔细了观摩了一下,随后支支吾吾的说道:“……嗯,看起来还蛮像人的。”

顾仙奴:“……?”

朱雀从画桌上取走了顾仙奴的这幅画,他眼睛瞪大,随后说道:“别说,看久了还真的像一个人。”

“谁?!”顾仙奴有些生气了,她觉得朱雀是在侮辱她!

“……止战凤君。”朱雀还真说出了一个名字。

顾仙奴:“……?”

“女的吗?”顾仙奴不解。

“……男的。”

顾仙奴觉得很凌乱,她开始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就她这样,真的能在两个月之内练好画技吗?!

她神色蔫蔫,用手拨弄了一下没用过的那一排画笔,叹了口气说道:“凤族到底有多少凤君啊?”

“嗯……就一位。”朱雀觉得这在上界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顾仙奴更疑惑了:“……那潮音凤君和止战凤君?”

这到底是什么设定

啊作者!你为什么不写清楚一点!

“凤君是凤族修为最高的称呼……止战凤君已经失踪了千年有余。”朱雀叹了口气。

上界好些古老的种族,到现在都有保持着“头狼”的传统。

“……哦。”顾仙奴点了点头,所以才让潮音上位了是吧!

“那止战凤君修为那么高,怎么会失踪呢?”顾仙奴突然好奇。

“谁知道呢!”朱雀也觉得疑惑。

不过在顾仙奴探究的眼神下,朱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上界中各人的猜测,“据说……止战凤君偷了蛋,所以才失踪的。”

“偷蛋?!他偷谁的蛋?!”顾仙奴觉得上界这些家伙的心理也不太健康啊。

“就是龙女汐风的……啊也不能这样说,那蛋应该是他们两个的孩子。你应该知道的吧,之前有条锦鲤来这里闹事,为的就是找到龙女汐风的孩子。龙女汐风当初有伴侣,她应该是不想让孩子和止战凤君有所联系的,所以止战凤君才会偷蛋,但后面他们都失踪就不止为何了。”朱雀说出了八卦。

顾仙奴的脑子当场宕机!

“那也没必要偷蛋吧……”顾仙奴觉得很无语。

“其实也很奇怪……因为在那龙凤混血蛋出生的一段时间内,止战凤君和龙女汐风好像关系还挺好的,甚至好像传出他们要成婚?止战凤君还把蛋带回到了凤族呢!那个时候龙女汐风也到凤族住了一段时间。”朱雀也觉得奇怪。

不过他到底不是凤族之人,这些事情到现在来说都已经快成为悬案了。上界各种猜测,说什么的都有。

“龙和凤还能有孩子吗?”半响,顾仙奴问了出来。

“能的啊……龙族本来就……反正孩子还没破壳。有可能是纯血龙族,也有可能是纯血凤族,也有可能会出现新的种族,像囚牛那样。”朱雀缓缓说道。

顾仙奴:“……”你们上界的人真的好复杂啊!

“不过止战凤君就算了,那蛋失踪也不能算是坏事吧……”半响,朱雀下了结论。

“为什么?”顾仙奴感觉到奇怪。

难道朱雀也是纯血的拥簇者?!

那这攻略就难啊!

“因为凤族的大祭司曾经卜卦,说那蛋中之女毕竟有一半龙族血脉,沾染了龙族的浮华,让止战凤君好好教导,免得长大后出现雄凤争夺的乱事。当时年龄上和那蛋中之女匹配的雄凤还有潮音凤君呢!结果止战凤君说他支持自己女儿三夫四侍!把大祭司给气的病倒了……”

“那他自己也支持龙女汐风三夫四侍了……好贤惠……”顾仙奴感叹道。

但顾仙奴的话还没有说完,朱雀就打断道:“……没有,龙女汐风多看两眼别的雄性他就要杀了那雄性。”

顾仙奴:“……”

很好,真的是好爸爸。

……

潮音不知道为何走至这里。

说起来,她学画技已有几日了,应该有所成了。

潮音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念头来到了画室。

他想,如果她能早日交出那龙女的画作也是好的,毕竟那样她就能够……早点离开。

他能感觉到,她并不喜欢一直留在他们身边。就像是所有的羽族都不喜欢牢笼一般。

“朱雀!”

还没有走至,潮音就听到了她的声音。

她还是一如既往那般有活力,像是永不停歇的珍珠鸟。

“你的耳饰真好看。”顾仙奴发出了赞美。

潮音停下了步伐。

但以他的修为,还是把眼前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朱雀……和从前也不太一样了。

潮音很快就发现,朱雀现在完全是雄鸟求偶的状态——无论是他绚丽的打扮还是他紧张又期待的神情。

朱雀听到了顾仙奴的话,立刻转身回道:“真的吗?”

“能让我摸摸吗?”顾仙奴期待的说道。

宝石!红宝石!

顾仙奴的眼神简直就离不开了。

朱雀几乎没有犹豫的就凑了过去。

顾仙奴愣怔了一下,她可能在想为什么朱雀没有把耳饰取下来吧。

不过一息时间之后,她还是用手抚上了那颗宝石。

“好好看啊……”顾仙奴发出了惊叹。

潮音不知道,她到底是在说那耳饰,还是再说朱雀。

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在黄昏的辉光落下之时,顾仙奴与朱雀相继离开了画室,他才转身离开。

……

夜幕落下。

潮音洗漱完坐在了铜镜边。

他的目光放在了妆奁上。

幼时,在他还没有选择修炼功法之时,他也曾收到过很多这样的礼物。

毕竟在羽族,有时候雄性的美貌比武力要更加吸引雌性。

他伸出手,从妆奁中拿出一个宝石耳饰放在了自己耳边。

恍然间,他从镜中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他立刻回神,耳饰在他的手中紧握,很快的变成了齑粉。

潮音,你到底在做什么?!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