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9章

顾仙奴想,她现在一定很狼狈。

如烟如雾般的细雨并没有穿透她的法衣,但却在她的头发与脸上留下了痕迹。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顾仙奴这时也能看到,雨水虽然细细密密的落下,但并没有一丝碰到潮音凤君的身体,他并没有因雨水而狼狈。

顾仙奴不知道这是术法还是上天对凤族的偏爱。

这让顾仙奴有些崩溃,本来因为计划不顺利就很烦,这突如其来的雨也很烦,在这里遇到了潮音凤君就更烦了!

因为“心怀鬼胎”,所以顾仙奴显得格外的心虚。

潮音凤君不会看出来什么了吧?要不然总是看她为什么?

潮音的目光是落在顾仙奴的身上,她微微湿润的发丝,她眼睫上的雨水——种种表现都让她看起来像是沾染了雨水的凡鸟或蝴蝶,一丁点雨水的重量都可以让她失控从而落入泥泞之中。这种时候,如果有人伸出援手就可以将她带回去家中珍养。

顾仙奴:“……”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诚然,顾仙奴承认自己是个沉不住气的人。

不过她觉得,能够在潮音凤君的目光下淡然处之是不可能的。

一息之后,顾仙奴实在忍不住了,她深吸一口气说道:“凤君,如果无事的话,我可以离开吗?”

她觉得还是先溜为妙。

至于朱雀的住所根据线索就在这一片,她仔细的寻肯定能找到。

潮音并没有回答顾仙奴的问题。

就在顾仙奴沉不住气,准备再问一遍的时候。

潮音突然伸出手,在顾仙奴的额头中轻点了一下。

顿时,顾仙奴就感觉灵台瞬间清明许多,身上也变得干燥清爽了起来。

“你可以离开了。”

不过一瞬的时间,潮音凤君就收回了手。

顾仙奴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对着潮音凤君朴素的道谢道:“凤君,您真是个好人。”

顾仙奴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这好像不是第一次对潮音凤君发好人卡了吧?

“朱雀的住所就在右前方坤位。”

“凤君,谢谢您。”顾仙奴顿时受宠若惊。

她再次向潮音凤君道谢之后,就像是飞鸟一般冲了出去。

毕竟,和情潮期过去之后的潮音凤君待在一起真的有些恐怖。她唯恐自己多说两句话就暴露了什么。

潮音的余光望着顾仙奴的离去——雨水过后,没有被雨水打倒的凡鸟就会重新整理羽毛,向着自由飞去。

……

顾仙奴感觉自己的运气好像有些不好。

当然了,从小到大,她的运气一向不怎么好。所以她从来都不寄希望于气运之上。

但是她从来都不知道她运气能够不好到这种程度上!

她是一路来到了朱雀的住处,在院门外用纸鹤发了拜访帖无人应之

后,顾仙奴就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没错,在这里久了,顾仙奴发现了。这些鸟类都喜欢乱逛,所以他们的住所一般都是没有阵法的。

不像她,洞府里啥都没有还要买个阵法浪费着灵石,还美名其曰安全感。

不过现在不是安全不安全的问题了,顾仙奴觉得她现在就要不安全了!

因为她在走进院子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地上躺着一只死鸟。

没错,就是死鸟!

雨水打在他的的身上,他绚丽的羽翼都湿透了,这让顾仙奴觉得心感不安。

她壮着胆子走近,缓缓的蹲下,用手戳了戳地上这鸟的身体……不会吧,都硬了!

这死了有多久了?!

不合时宜的,顾仙奴突然想起了一个地狱笑话……一觉醒来发现老公硬邦邦,原来是鼠了啊。

不会吧?!

这到底是不是朱雀?

顾仙奴心乱如麻,她拎起来这死鸟的一对翅膀,上下左右观察了一番,终于确定了这家伙和画中的朱雀长的十分相像。就是画中的朱雀都是威猛高大的,现在她手上的这只就看起来略有些小。

好吧,不是略有些小。就是很小,她一只手就可以举起来。

老公!老公你说句话啊!你怎么就这样死了?!

这一刻,顾仙奴终于感觉到了命运的捉弄。老天是不是就是想让她死,所以才把她求生的道路都一个个堵上?!

这般想着,顾仙奴不由的悲从中来。她又拎着朱雀的身躯抖了抖,发现一个更严峻的问题,那这朱雀要是死了的话,那她会不会是嫌疑人啊?

顾仙奴:“……啊?”

那她这死期岂不是又提前了吗?!

不是吧老天!她都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要让她输的那么彻底!

不,不对。

她一个金丹期的人类,又怎么能够杀掉朱雀呢?

潮音凤君一定不会相信的。

可是顾仙奴又转念一想,这会不会是羽族的内部矛盾,有一个人……不,一个鸟对朱雀早就怀恨在心,所以就设计了这个局,而顾仙奴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替罪羔羊。就算她杀不了朱雀,但是这个时候一定已经有证据证明她能够杀的了朱雀了。

好难过,好复杂,好凌乱。但侦探剧都是这样演的!

顾仙奴这样想着,手上还提溜着朱雀。

“嘎!”

一声鸟类粗犷的叫声让顾仙奴回过神来,她低眸一看,发现刚刚还宛若死鸟的朱雀不知道什么时候活了过来,正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神色不善的看着顾仙奴。

“你活了?!”顾仙奴惊吓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死了?!”朱雀的脾气如同传说中一般不好。

在顾仙奴还没有反应过来放下他的时候,他就用力挣脱出顾仙奴的手。他现在的身躯虽然有些小,但也非常有力,他的利爪堪比神兵利器。如果不是顾仙奴意识到了之后松开的

快,她整个手掌估计都要被削掉了。

不过就算如此,顾仙奴的手还是被利爪给抓出来几道鲜血淋漓的口子。

顿时,血流如注。

朱雀挣脱之后就回头看了一眼顾仙奴,在看到流了那么多血之后,朱雀小声说了一句,“我也没有用力。”

顾仙奴觉得,如果她现在实力高超的话,高低要揍他的。

但是想了想,还是攻略更重要。于是顾仙奴说道:“是我实力低微,不关仙君的事。”

“嗯,确实。”朱雀诚恳的点头。

顾仙奴:“……”不行了她真的想打爆他的头!

她现在很生气,真的!

“给你!”朱雀见状,从羽翼下叼出来什么,直接扔给了顾仙奴。

顾仙奴拿着这个瓶子,打开了之后闻到了奇妙又浓郁的药香。

“补元丹,我这里没有疗伤的丹药。你自己吃了自己疗伤吧。”朱雀说道。

顾仙奴顿时好像没那么生气了……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这玩意好像能够疗锦鲤龙的伤,而且对她师父的修行也大有益处。

不过就算是如此,顾仙奴也没有忘记来此的目的。

她想要更加靠近一步朱雀,正准备酝酿着说点什么的时候,朱雀突然后退,恶狠狠的说道:“你快离开吧!我情潮期来了!你再不走的话我就把你吃了!你闻着太香了!”

顾仙奴:“……”

顾仙奴大为震惊,真的。

她脑子一抽,恐惧又真诚的问道:“你……你们居然还吃人吗?”

朱雀没理她,拍拍翅膀走了。

顾仙奴也松了一口气。

不是,这锦鲤龙到底行不行啊,怎么连朱雀这家伙吃人的情报都不说啊!

她这不是上门送菜的吗!

不能怪顾仙奴相信,因为在他们界域的里流传着很多神兽的恐怖传说……比如什么九尾天狐好吃婴儿啦,大鹏鸟爱吃人类心脏啦。所以她觉得朱雀吃人好像确实很合理。

不行,她真的不行!

她觉得攻略朱雀的事情还需要回去和锦鲤龙从长计议,毕竟吃人的话她真的受不了!

这要不小心她就在朱雀肚子里重新投胎了!

顾仙奴略有些失魂落魄往回走,手上的伤口她已经简单的用布帛包扎过了,可是血一直没有止住,而且伤口有种说不出来的钝痛感。

在走至刚刚遇见潮音凤君地方的时候,她恍然间看到西南处有一个雨亭。雨亭中还有一熟悉的身影。

顾仙奴略一沉吟,还是咬了咬牙走了过去。

“凤君。”顾仙奴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潮音凤君这才回身看向了顾仙奴。

他的视线一下就注意到了顾仙奴的伤口。

顾仙奴:“……”很好,看来白-嫖治疗有希望了。

正当顾仙奴准备酝酿一下开口的时候,潮音直接说道:“这是朱雀所

伤。”

这当然是肯定句。

顾仙奴愣怔了一下之后,点头。

潮音垂眸,他观察着顾仙奴——像是被人精心照顾的凡鸟被放飞后没多久又带着伤回归,她看起来沮丧至此,像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一般。

“凤君……??[]『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把手伸出来。”

两个人同时开口。

顾仙奴闻言,立刻把手伸了过去。

她鼓起勇气来这里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白-嫖治疗吗?!果然那锦鲤龙还是有些靠谱的,潮音凤君还真的有点佛心。当然了,如果她不是潮音凤君所寻找的‘龙女’就好了。

潮音凤君的手指轻轻拂过,顾仙奴顿时觉得手指酥麻的厉害,这种感觉让她天灵盖都一激灵。

不过一瞬间,她就感觉手上的剧痛没有了。

她的手又恢复了光滑如玉的状态。

“凤君之恩,寸心铭记。”顾仙奴望着恢复如初的手开心了。

不过这句话并没有得到潮音凤君的回应。

顾仙奴抬眸一看,发现潮音凤君的金眸中好像掺杂着一抹红色。

顾仙奴:“……???”

草!一种植物!

凤凰不会也吃人吧!

顾仙奴凌乱了。

诚然,她很明白,潮音凤君如果想吃她的话,也就一口的事。

她顿时汗流如注。

许久之后,顾仙奴好像听到了潮音凤君略微重的呼吸声。

“你找朱雀所谓何事?”他的声音也变得暗哑许多。

“我……听闻朱雀画技精湛,所以想找他学习一下。”这是顾仙奴找好的借口。

潮音凤君并没有说话。

顾仙奴怕了,真的怕了。

果然上天赠与的礼物都标好了价格,她这波蹭了治疗,说不定把命都要赔上去了!

想想办法吧!大脑!

“凤君应该知晓我恋慕凤君,我也知晓凤君已经拒绝了我,今日能与凤君寒暄至此已是我的幸事……凤君安好,我就此告辞。”

溜了溜了!这地方简直太可怕了!再不溜被吃了怎么办?!

“珍珠鸟。”

就在顾仙奴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潮音凤君开口。

“嗯?”顾仙奴不懂。

她当然不会知道——珍珠鸟是鸟类的撒谎精,别称小骗子。!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