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7章

有人想要她的钱,有人想要她的命。

诚然,锦鲤龙是后者。

顾仙奴一怒之下……只能怒了一下。

她仔细思考了一下,明明她已经金丹期了,但是在这里她谁也打不过。

都怪这群家伙!好好的上界不待,跑他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干什么!

“你别露出这样的脸色哎,感觉我把你怎么样了一样。”锦鲤龙嘀咕了一声,复又信誓旦旦的说道:“其实还是上计最保险了!我不是说过了吗,潮音那凤凰对你……反应挺大的,我们就可以很好的利用这点啊。”

顾仙奴可没有锦鲤龙这般的乐观,她面色不显的说道:“可是我没有感觉到潮音凤君的……特、特殊?”

这是实话。

她之前察觉到潮音凤君在情潮期的时候,也想过“趁虚而入”来着。但是潮音凤君的态度都很……抗拒?

顾仙奴觉得应该是抗拒吧。

顾仙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潭水那天的潮音凤君虽然面色潮红,反应“甚大”。但她却没有在潮音凤君的身上看到被情-欲支配的感觉。

他修炼的某不是佛法吧?

顾仙奴表示怀疑。

“我觉得不行。”左思右想,顾仙奴觉得锦鲤龙在出馊主意。

“我们雌性不能轻易说不行!”锦鲤龙觉得顾仙奴过于瞻前仰后了。

顾仙奴闻言,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锦鲤龙,叹了口气问道:“……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啊,我们两个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锦鲤龙这次回答的倒是颇为认真。她察觉到顾仙奴话中的退缩之意,用尾巴霹雳连环甩水到顾仙奴的脸上,气呼呼的说道:“你现在到底什么意思?你难道就不想离开这里吗?你可别忘记了,潮音那臭凤凰现在脾气对你态度尚可的前提是想要从你这里知道那‘龙女’的面貌!如果让他知道你就是那‘龙女’你看他什么态度!直接用凤火把你烤成渣都有可能!”

顾仙奴:“……”锦鲤龙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可恶!顾仙奴感觉自己很容易动摇。

“反正现在你也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为什么不搏一搏?”锦鲤龙的声音带着蛊惑般的说道:“而且你怎么知道他不动容呢?雄凤的一分一毫可都是伴侣的。但他赠与你凤凰羽翼了,不是吗?”

……

顾仙奴被说动了。

没办法,靠她自己,她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三个月一到,那死期不就来了吗?

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落水的小蚂蚁,只要看到浮萍就立刻会扑腾上去,以博取一个能够漂流上岸的机会。

毕竟不上“浮萍”她就只能在水中等待溺亡不是吗?

顾仙奴和锦鲤龙商量了一下,现在如果潮音凤君还在情潮期的话,那这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锦鲤龙保证道,大部分雄性在情潮期都是愚蠢的。她

信誓旦旦潮音凤君也是如此。

那日晚上,锦鲤龙从给顾仙奴的戒指上看到了潮音那凤凰现在情潮期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了,而且需要用地心火来保持心境,那潮音凤君的状况一定不容乐观。

这是或许就是顾仙奴千载难逢的机会!

定下了目标,顾仙奴不得不把自己的人设给与时俱进的更新一下……比如那日晚上按理来说她的心已经死了,但今天她的心就又活了。

反正人类的心思反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说做就做!

翌日,顾仙奴就拿出了亲自买的糕点去看望潮音凤君了。

毕竟这种事情看她的师姐们做多了,她脑子中已经形成了模版行为。

不过等顾仙奴走到了那熟悉的岩洞前,就发现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潮音凤君的情潮期应该还没有过去,他应该还在岩洞里面。

坏消息是岩洞被封了。

草!

一种植物。

这到底是谁干的!

顾仙奴震惊、失落、不可置信。

各种表情在她的面上显现,最后她只能把糕点放下,对着岩洞的方向说道:“凤君,这是我亲手所制(买的)的桃花酥。里面还混合了梧桐树的汁液和油脂。我想凤君您应该喜欢,所以……”

可以!话说到这里就够了。

什么事情都要留有遐想才是最完美的。

这是顾仙奴多年来观看师姐们演技的经验。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带着欲言还休的表情待了一息的时间,随后便转身离去了。

第二日,顾仙奴又来了。

和昨天一样,岩洞还是呈现封闭的状态。

顾仙奴没法子,只能留下一叠纸鹤(和锦鲤龙彻夜叠的)说道:“凤君,在我们家乡。纸鹤代表着自由与幸运。我不知凤君现在……”

顾仙奴说到这里的时候战术停顿,随后才语气真切诚恳的说道:“我希望凤君能够早日好起来。”

老天!别!千万别让潮音凤君情潮期结束啊!

他万一智商占领高地了,那她岂不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说完这些,顾仙奴又离开了。

第三日,顾仙奴带来了用竹条编制的小动物(和锦鲤师父又忙碌了一夜),她把这些栩栩如生的小动物摆放在岩洞周围,她看了看自己都甚是可爱,不想把它们送给潮音凤君了。

“凤君这里感觉空荡荡的,所以我带来了它们。凤君应该喜欢小动物吧。”顾仙奴说着用手拨弄了一下他们,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笑意渐渐淡去。她的声音也带着些惆怅和失落,“不知凤君什么时候能够出来。”

在给几个小动物摆弄了一下位置和造型之后,除了风声,顾仙奴半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了。

无奈之下,也只能离开了。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顾仙奴一直在带一些小东西过去,但是都

没有任何反响。

等到了第七日,顾仙奴的耐心都差不多快要耗尽了,她感觉今天如果在没有任何反响的话,她都想要炸了那个岩洞了。锦鲤龙这两天也是越来越暴躁了,不停的在咒骂潮音凤君。顾仙奴回去就要被她用尾巴甩水。

这样想着,顾仙奴到了之后,发现今天果然有些不一样。

具体表现为——潮音凤君居然从岩洞中出来了!

而且还是以人形的状态,和顾仙奴初见时一样——华贵、清冷、疏远。

他背对着顾仙奴,目光像是在看顾仙奴前几日在这里摆放的小动物。而且他……好像早就在这里等她一般。

顾仙奴的脸上的呆滞了一瞬。

她现在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了。

怎么回事?

锦鲤龙那个家伙的情报又有误?她不是说没有伴侣的雄凤的情潮期是很难熬的吗?

这才第几天啊,潮音凤君就出来了!

“你来了。”在顾仙奴呆滞的表情下,潮音凤君开口了。

见状,顾仙奴连忙三两步上前。声音中带着惊喜与惶恐,“凤君是在这里等我的吗?”

这不是她自恋哈,因为她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而且耿直破万法!

“嗯。”潮音凤君回身看向了顾仙奴。

顾仙奴:“……?”不是,大哥,你给她整不会了。

她是见过师姐用这个方法攻略那些剑修佛修什么的,这个时候,他们一般会顾左右而言他。然后在师姐的调笑中,攻略条大涨。

怎么到她这里就不一样了呢!

顾仙奴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还是潮音凤君开口道:“我不懂。”

顾仙奴心想,她也不懂。

不过碍于自己的小命还在他手上捏着,顾仙奴还是问道:“凤君您不懂什么?”

“你为何做这种事?”潮音凤君直白的说道。

顾仙奴:“……”不是吧大哥!我恨你像一块木头!

沉默了一瞬,顾仙奴还是决定按照人设走下去。她声音艰涩的说道:“我说过,我爱慕凤君您……”

“可你已经放弃了。”

这是肯定句。

顾仙奴想到了之前的人设,不得不夸一句他的记忆力真好。

闻言,顾仙奴低眸,语气复杂的说道:“或许凤君您真的不懂人类,我们就是这样的反复……毕竟这种事情,由心而至,难以克制。”

“你需要克制。大道之上,你心不坚,如何得道。”潮音凤君说这话很认真。

顾仙奴:“……?!”

很好,果然让锦鲤龙说对了。情潮期过去的他智商就占领高地了。

不过顾仙奴还是决定一搏!

“是因为我是……外族女子吗?所以凤君您才……”顾仙奴猛然抬眼看向潮音凤君。

“我以独身修道。”

“那凤君如果您不是当初不是修行此道,会喜欢人类吗?”顾仙奴鼓起勇气,问出了这句话。

可恶!蚌壳要撬开之前就是要不停的从边缘试探啊!

她戳她戳她戳戳戳!一定要撬开他的一点壳!

半响,她没有听到潮音凤君的回答。

等她在回神的时候,发现潮音凤君已然离开了。

顾仙奴:“……?”

不过,下一瞬。风中传来了潮音凤君的声音,“不会。”

顾仙奴几乎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寝房。

锦鲤龙已经从戒指中看到了一切。

顾仙奴回房间就坐了下来,叹气。

锦鲤龙也跟着叹气。

她们两个同时叹气。

随后,锦鲤龙说道:“你别叹气了,这样感觉我们两个下一秒就要被做成鱼干和人干了。振作起来!我们部署下一步计划!”

顾仙奴感觉头好痛,这些日子以来也没休息好。

她颇为无语的说道:“你这还不如让我把潮音凤君身边的那些雄鸟都采了呢!我感觉这还比较简单!”

锦鲤龙闻言,半响没有说话。

没一会儿,正当顾仙奴休息够了准备喝口水的时候。

锦鲤龙突然颇为震惊的看着顾仙奴说道:“难道你真的是天才?!”!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