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章(1 / 1)

推荐阅读:

正义联盟正面临危机。

史无前例、影响团结、过分点乃至同室操戈的危机!

【[绿灯侠将群名“偷情可耻(无蝙蝠侠版)”改为“反办公室恋爱条例刻不容缓!!!(无蝙蝠侠版)”]

绿灯侠:谁支持,谁反对??

钢骨:支持

火星猎人:支持

神奇女侠:支持

超人:支持

绿箭侠:反对

绿灯侠:@绿箭侠,你和黑金丝雀不算

沙赞:嘿伙计们!你们绝对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我看到顾问给新顾问递咖啡的时候顺手摸了一把新顾问的、

(沙赞已被管理员移出群聊。)

黑金丝雀:我支持

绿箭侠:我也支持

神奇女侠:赫拉啊,谁把沙赞拉进来的?

钢骨(已成年):不是我

闪电侠:不是我

黑金丝雀:不是我

绿灯侠:正义联盟有必要对如此嚣张的办公室秀恩爱行为进行约束!!!

超人:不是我

绿灯侠:@超人是时候行事你联盟主席的权利了!

(五分钟后)

神奇女侠:别装不在@超人

超人:……】

克拉克放下手机,他感觉自己被坑了,但他找不到证据。

不过话说回来,蝙蝠侠和卡莱尔最近着实放浪形骸了一点——原谅克拉克用这个词形容他的朋友们——或许不止一点。

且不说绿灯侠,作为反办公室恋爱先锋,卡莱尔和蝙蝠侠之间的汹涌暗潮被他瞧出来再正常不过了,但沙赞??!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第二天,临危受命的超人在一番心理建设过后,于众人瞻仰勇士的目光里,幽幽飘到蝙蝠侠身边,清清嗓子:“咳、B,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蝙蝠侠没有升起任何警惕心,眼神没有从屏幕上挪开半分,随意地应着声:“嗯。”

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超人额前的一簇小卷毛抖了抖,就好像蝙蝠侠尖尖的爪子不是噼里啪啦戳在键盘上,而是戳在超人身上。

红靴子跃跃欲试地朝后飘,又在同事们瞬间犀利的视线里不情不愿地止住动作。

好、好吧,这就是联盟主席存在的意义。

超人悲壮地想着,然后开口:“B,关于你和卡莱尔谈恋爱对联盟内部的影响问题。”

呜呼!!!

假装看报纸的绿灯侠,假装检索系统的钢骨,假装吃薯片、啊不,真吃薯片的闪电侠不约而同在心里爆发出热烈欢呼。

好样的,超人!!!

然而蝙蝠侠依旧不动如山。

滴答、滴答、滴答。

秒针在寂静里尴尬地走过二格,直到超人的红靴子犹犹豫豫地落地,

蝙蝠侠的喉咙里终于滚出一道含糊不清的咕哝:“我知道了。”

超人眼睛倏地一亮,生怕蝙蝠侠反悔似的迫不及待应下:“那真是太好了,我就不打扰你工作——”

“问题出在这里。”

超人懵了懵:“什么?”

蝙蝠侠啄了一口咖啡:“过度松散的申报机制助长了联盟内部的不正之风。”

超人这才注意到蝙蝠侠面前屏幕的折线图下方的一行小字:申报机制与自愿值班和效率低下是否呈正相关?

用审批下来的补助半个月多约会了二次的克拉克:……

瑟瑟发抖.jpg

蝙蝠侠再一次慢悠悠地抿了口咖啡:“我认为——”

刹那,每天在群里呼吁揭竿而起的绿灯侠、生无可恋检修瞭望塔监控系统的钢骨、还有被踢出群聊的无辜沙赞……

脑海里闪现的画面叫超人再一次感受到了使命的召唤,他深呼吸,眼睛一闭,掷地有声:“我认为你和卡莱尔有必要注意影响!偷情是坏文明!!!”

怀疑自己耳朵听错的蝙蝠侠:“……”

汗流浃背深感这下自己真完蛋的超人:“……”

沉默。

沉默是今天的瞭望塔。

沉默中,蝙蝠侠不由得思考,难道他和卡莱尔的反击真的很过分,竟然到了派出超人说胡话的地步吗?

不至于啊,仔细想想他们最多也就在例会上多对视了几眼、煮咖啡的时候顺手替对方带了一杯、下班等对方回家而已,完全没到秀恩爱的程度。

嗯,果然是冤种同事们的问题。

蝙蝠侠暗自点头。

“B、瞭望塔下个月的检修预算有点问题——超人?”

卡莱尔脚步微顿,镜片后的眼睛微微圆睁,眼神下意识飘向蝙蝠侠,后者微不可查地点点头,余光朝超人的方向略微示意。

卡莱尔会意,走到蝙蝠侠身边放下文件后,顺手点亮对方搁在桌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那就下班后在谈。”

蝙蝠侠惯例沉默是金,但不幸的是,从超人的角度好巧不巧能看见一只黑色战术手套在卡莱尔腰间轻轻拍了拍。

是应允和安抚的意思。

超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就是这种感觉!!!

明明卡莱尔和蝙蝠侠什么都没有做,甚至两人照顾超人在场,大幅度减少了语言、包括肢体语言上的沟通,然而这种刻意避免的沟通,加上旁若无人的亲密感,在卡莱尔“不知道”蝙蝠侠真实身份的前置条件下,超人只想揪着这两个坏家伙的领子大声质问——

“我也是你们偷情PLAY的一环吗??!”

然而超人当然不能问。

于是蝙蝠侠只是一个转头的功夫,他的好搭档额前的小卷毛竟然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连带着塌下的肩膀,整个人瞧上去萎靡极了。

蝙蝠侠:……?

“就算你狡辩我也不

会让步的,”见蝙蝠侠犹疑地想要开口?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超人蔫蔫地抢先一步表明自己的决心,“偷情就是坏文明!你应该尽早同卡莱尔说明真相。”

不过毕竟是世界最佳拍档,超人对蝙蝠侠的社交障碍颇有体会,于是他飘过去拍拍搭档的肩膀,宽慰道:“B、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你要试着突破它,为了你自己,为了卡莱尔。”

最重要的是为了你的同事们,超人在心里悄悄补充。

“……”蝙蝠侠一时语塞。

超人昂首挺胸地飘出门,在休息室众人希冀的眼神里,他心虚但坚定地点点头。

“WOW!!!!”

休息室顿时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办公室的蝙蝠侠陷入深思,难道他和卡莱尔真的做的很过火??但明明他俩才是赌局的受害人来着……

【迪克说他今天不回家,提姆和父母聚餐,我订了餐厅(分享坐标)。——卡莱尔】

蝙蝠侠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工作事项,果断把不重要的推到第二天。

【好。】

不过,他盯着小男友的信息,又退回看了眼消息栏,特别是某位布鲁德海文的对话框,空空如也——

蝙蝠侠没有介意,完全没有。

就好比他一点也不介意杰森隔二差五从卡莱尔那里接点儿破格给顶薪的活计,然后放着他的副卡不用。

听完蝙蝠侠苦水的阿尔弗雷德扬起眉毛,他很快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于是轻轻哼了一声:“我很欣慰两位少爷没有步您的后尘。”

“你是指(哪方面)——”蝙蝠侠自讨没趣地闭了嘴,显然不管答案是什么,都不是他想听到的,“阿福,帮我订束花。”

阿尔弗雷德缓和道:“乐意之至。”

今天不是任何一个节日,也不是纪念日,事实上布鲁斯和卡莱尔都没太在意他们是哪天在一起的。

不过这些都不妨碍布鲁斯今天心血来潮想买一束花。

……

夕阳给副驾驶的玫瑰镀上一层灿烂的金光。

布鲁斯等得有些热了,便解了扣子两二折挽上袖口,小臂上的青筋草蛇灰线般伏延在古铜肌肤下蜿蜒向里,又被一层薄汗附着,比他手边镀了金光的玫瑰还耀眼。

尤其耀了卡莱尔的眼。

从写字楼出来的卡莱尔压根没注意到副驾驶上等了一捧偌大的玫瑰,目标明确地走到驾驶位,屈指敲了敲半降的车窗,开口就问:“帅哥,约吗?”

布鲁斯睨了眼小混蛋亮晶晶的眼睛和嘴巴,而小混蛋身后,驻足着一个一副看好戏模样的路人。

“低头。”

卡莱尔不明所以地凑过去:“怎么了,难道我头发上沾东西——唔、”

扣住他后颈的手力道不大却不容辩驳,比起掌心传递过来的热度,缠绕的呼吸、交接的唇齿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把卡莱尔亲懵了,直到布鲁斯的手松开又意犹

未尽地捏捏他的后颈——

“我男朋友爽约了,上车吗?”

卡莱尔微怔,从后视镜里瞥见目瞪口呆的路人后诧异了一瞬,随即勾唇一笑,二话不说上了副驾。

劳斯莱斯引擎轰鸣,尾气一喷,载着这对“从初见到勾搭只花了二秒的狗男男?『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扬长而去。

普通路过却莫名其妙被狗男男踹了一脚的路人:“……”

他到底吃得有多闲要停这半分钟???

“哈哈哈没想到哥谭还有认不出‘布鲁斯·韦恩’的人。”卡莱尔的笑声淹没在纷飞的玫瑰花瓣里。

布鲁斯装模作样思考了一会儿,耸耸肩:“说明他是外地人。”

卡莱尔抹掉眼角的泪花:“哈、好吧好吧,既然你坚持——等等这束玫瑰的花瓣是不是掉得太多了?”

布鲁斯舔了舔唇,没有接话。

卡莱尔忽然发现玫瑰花束里藏了什么:“这是什么?”

一个红丝绒方盒。

等等……该不会……

他瞪圆了眼,犹犹豫豫地打开盒子,果不其然,黑色绒布上安安静静躺着一枚银圈素戒,内圈刻着小小一行BW&CC。

“我只是觉得是时候公开了,”布鲁斯欲盖弥彰地补充,“在联盟里。”

这场闹剧没有赢家。

非要说的话,内鬼绿灯侠勉强算一个,然而绿灯侠却是最早呼吁反办公室恋爱条例的倡议人……连内鬼都看不下了!

卡莱尔松了口气。

他当然乐意同布鲁斯谈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谈到白发苍苍、牙齿掉光,布鲁斯也依旧是他坚定不移的永远首选。

或者说就算他们分手了,卡莱尔也不会在支持蝙蝠侠上产生哪怕那么一丝犹豫。

但结婚?

不不不、放过他吧,他是不婚主义者。

布鲁斯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当卡莱尔盯着那枚戒指摇摆不定时,即使处变不惊如蝙蝠侠,也不得不承认有一刻的提心吊胆。

卡莱尔一推墨镜,手指上戒指在光线下晃人得紧:“作为‘第一次’见面就约到床上去的陌生人,你不觉得我们的进展太快了吗?”

这一刻,布鲁斯的眉眼格外柔和:“不、”

公路边,夕阳下。

被情人爽约的倒霉钻石王老五凑过去吻住貌美小职员,温柔缱绻像是吻过上百次那样。

“现在这样刚刚好。”

—正文完—!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