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1 / 1)

推荐阅读:

才有用,你一个大活人,根本没有效果!”

胡仲豪彻底傻眼了,“现在怎么办?要是被素凉薄找到……”

“我不管啦!”诺亚生气地说,“都是因为你,害得我也不能参加他的生日。反正你说自己有地方躲,他们不会发现,你就躲一辈子吧!”

“哎,等等!”胡仲豪叫住她,“我出钱雇你,我雇你好吧!”

“雇我做什么?”诺亚来了兴致。

“杀了素凉薄!我是他亲哥哥!只要素凉薄一死,我就有很多很多的钱,到时候你想要多少都行。”胡仲豪怂恿道,“反正你本来就想杀死他,对吧?”

诺亚那边安静了一瞬,才说,“我本来没想杀死他,是因为接到了任务。而现在,我不会接你的任务。”

“为什么?”胡仲豪难以置信,“你不是给钱什么都接吗?”

“你想要杀死他,夺走家产付我委托费。我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情报卖给素凉薄,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委托费?”诺亚终于聪明一次,然后又说,“而且,我也杀不了他。你放弃吧,趁着素凉薄没有发现你,乖乖去红月山守墓。”

“红月山那个地方太可怕!每天晚上都闹鬼,我才不要去!”胡仲豪想到红月山,更加坚定要杀死素凉薄的想法,“既然偷他的长寿面没用,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医生明明说素凉薄活不过十八,他早就应该死了!对啊,他早就应该死了!”

胡仲豪急切地问,“快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杀死素凉薄?”

没等诺亚说话,小黑屋灯光突然打量。

“我就在这里,与其问别人,直接动手不是更快吗?”

蜷缩在角落的胡仲豪没有回头,感觉脖子上被架了一柄冰凉的剑。

素凉薄的声音宛如恶魔低语,在耳边响起,“杀个人,还什么方法?”

胡仲豪身体用力抖了抖,没有勇气回头。

“需要我教你吗?”

胡仲豪紧张咽下口水,感觉刚才长寿面吃得有点多,自己快要吐了。

素凉薄见他怕成这样,退后半步,转身对方管家说,“去报警。”

“等等,你报警要做什么?”胡仲豪急了,“我没犯什么错!只是偷了一碗面!”

“确实,私闯民宅,窃取财物,目前来看都是小错。但是……”素凉薄扬起一抹残忍地笑,“你来到我家之前呢?”

之前——

之前胡仲豪被他设计,结交了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欠了很多债,也做过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数罪并罚,再加上素凉薄从中‘周转’,少说也能关个十年八载。

而且素凉薄手眼通天,自己进去之后,肯定会被‘好好照顾’。

“素凉薄,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

“我把你叫哥行吗?我可是你在世上唯一有血缘的亲人了!”

“就因为这样。”素凉薄突兀的开口。

就因为微不足道的血缘羁绊,所以他留了胡仲豪一口气。

现在也到头了。

从此之后,素凉薄再也不是孤单一个人,不需要这么可怜的慰藉。

“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素凉薄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任由胡仲豪再怎么苦苦哀求,他依然无动于衷。

回到房间,素凉薄坐在镜子前,注视自己十八岁的容颜。

刚刚成年的人,面容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精致又漂亮。

他抬起手,镜中的人也抬起手。

没等素凉薄回过神,他的手探出镜子,与素凉薄十指相扣。

“会觉得寂寞吗?人类。”

“怎么还叫我人类。”

却尘澜想了想,从善如流换了个称呼,“素凉薄。”

素凉薄却还是不满意,“要叫的更亲近一点。”

“如何亲近?”却尘澜从后面靠过来,把他抱紧怀里。

从镜子里看,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相互拥抱,场面诡异又唯美。

素凉薄抬起手臂,抱住他的胳膊,唇微微张着。

却尘澜感应到他的意思,低头,与他交换了缠绵的一个亲吻。

“唔……素凉薄被吻到微微喘息,才放开他,气息不稳地说,“要最亲密,最独一无二的称呼。比你过去经历的所有时光,都要深刻。”

“那么……”却尘澜想了想,慢吞吞说出三个字,“亲爱的。”

素凉薄撇撇嘴,正要表示对他抄袭自己创意这件事,非常不满。

却尘澜又说,“我给你的所有称呼,都是独一无二,最亲密,也最深刻的。”

“我在时间游荡了很长时间,好像有五千年,但是什么都没有记住。”

“我存在本身,原本是让你完整。现在,我想让你快乐。”

“你说过,我们天生应该互相喜欢,我是你的独一无二,是你的不可取代。”

“所以,不要觉得寂寞。”却尘澜将他抱得更紧一些,声音沉沉,“我们之间没有永生永世了。”

“但是,此生剩下的时光,我会陪伴你。”

“你生,我生。你死,我殉。”

“……你果然是我的魂魄,即使说情话,也有一半是我之前说过的。”素凉薄将自己陷入身后的怀抱,全然依赖,“不过没关系,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我们本就是密不可分的整体,生而拥有比爱人更加缱倦的羁绊。

我会永远接纳你的彷徨,你也会永远抚平我的不安。

纵使没有永生永世。

但是我们在一起,每个结局都是HE。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