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1 / 1)

推荐阅读:

裴烬反应很平静,像是完全不在意一样,温声点头,将保温盒递给她。

然后转身离开。

宋星安抱着保温盒看他离开的背影,才发现裴烬穿的是一身休闲的运动服,发梢处有水珠滑落。

应该是晨跑完刚洗了澡吧。

得知裴烬有晨跑的习惯后,宋星安曾经想过早起跑步,跟裴烬来个偶遇。

结果。

没有一次听到了闹钟,像是脑子自动过滤了声音。

“啧啧,邻居送温暖啊。”余晚晚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确实让人心动。”

宋星安猛然回神,猝不及防地对上余晚晚打趣的目光。

心脏被吓得陡地一跳。

宋星安没好气地瞪了余晚晚一眼,捧着保温盒往里走。

没搭理她。

余晚晚也不气,跑回来半撑在餐桌上:“说说,你和裴神进行到哪一步了?”

段贺宴温声也放下了手中的油条,看了过来,目光炯炯:“对,快说,不说不给你吃小笼包!”

“……”宋星安慢条斯理地打开盒盖,含糊道,“朋友那一步吧。”

“……”

余晚晚和段贺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语。

就这还叫朋友?

朋友急着照顾你,给你揉包?

朋友大早上特意给你送热腾腾的粥?

不过你别说,这粥确实香。

两人都被粥飘出来的香味吸引了过去,眼巴巴地望着宋星安的动作。

“……”宋星安感受到两人虎视眈眈的动作,嘴唇勾了勾。

随后动作自然地给自己乘了一碗,坐下来品尝。

“嗯,真香。”

边吃宋星安还不忘边感慨点评一番,直把两人勾得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像是发现了两人僵持的动作,宋星安挑眉不解道:“吃啊,小笼包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段贺宴看了看刚出笼没多久的小笼包,再看了看冒着热气的肉粥。

顿时就觉得小笼包也不香了。

看到两人苦大仇深的表情,宋星安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又拿勺给两人乘了一碗。

余晚晚和段贺宴这才心满意足地坐下来品尝。

刚吃第一口,两人猛地抬头对视,意见达成一致。

这粥真他妈好吃,好吃到他们恨不得将舌头也吞进去。

饭桌上一片安静。

突然余晚晚提了一句:“安安你怎么不去找裴神学学厨艺呢?既能拉近距离,还能用美食抓住他的胃……”

嘴里还包着一点粥,听起来模模糊糊。

宋星安舀粥的动作一顿。

头一次觉得晚晚给出的建议可行。

当初她爸也是靠着一手好厨艺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抱得美人归。

宋星安咽下嘴里的粥,温热一路从喉咙滑到胃。

杏眸里飞快闪过一抹狡黠。

一顿饭吃完,摁开手机。

许久没有来找茬的林澈发来了消息。

林澈:【[图片.jpg]】

很狂拽地丢了一张他在赛车场被人抓拍的照片。

随之而来的是男人言简意赅的语音。

林澈:“赛车赛,补上。”

宋星安:“……”

惯的,德行。

她绝对不去,就当没看见,手机被小偷偷走了。

 宋星安抬头时,一张脸在眼前骤然放大。

她被吓得立马往后动了动,拉开距离。

宋星安没好气地骂:“段贺宴,你没有手机?”

段贺宴自知理亏,笑着退后:“赛车赛?”

没人理他,他又自顾自地说:“这次裴总好像要去……”他顿了顿,再抬头的时候,两双发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

第37章第七步

宋星安和余晚晚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过来了,围在段贺宴身边。

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他身上,带着催促的意味。

段贺宴:“……”

“不是,你们干嘛啊?”

“少废话,”宋星安打断他,“继续说。”

余晚晚默默加一。

“……”段贺宴清了清嗓子,吊人胃口做到极致,“裴总嘛,大学的时候也玩赛车,还拿过不少比赛冠军,只不过嘛——”

段贺宴故意拖长尾音,惹来两人的白眼。

他撇了撇嘴,不再卖关子:“后来,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裴总再也没出现在赛车场上,专门为他留的位置都落了厚厚一层灰,快比山高了都!”

宋星安&余晚晚:……

“你见过?”宋星安淡淡打断。

“没有。”段贺宴实诚地回答,“夸张手法嘛!”

他顿了两秒:“据说,裴总赛车和林澈不相上下。不仅车技,还有帅的程度。”

一说林澈,两人就对裴烬的水平有了一定的认知。

只不过对于帅的不相上下。

她们还抱有迟疑状态。

宋星安、段贺宴和林澈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她自然是看透了林澈耍帅下的本质。

至于余晚晚,她从初中开始认识宋星安。

知道林澈和安安之间的渊源,自那以后看林澈都带了一层可怜人的滤镜。

很难再感受到那些女生口中的“帅气”。

不过,宋星安可以肯定的是——

裴烬赛车的时候一定很帅。

段贺宴:“好像听他们说,这次主办方死缠烂打终于说服了裴总,让他来玩一把。”

宋星安垂下头,搭在手机边的手指微动。

有点心痒痒。

余晚晚:“那我们也要去看!麻溜地!!”

段贺宴撇开她扒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大哥,男女有别,注意形象。”

沉思几秒,皱眉道:“据说这次规格很高,只能凭邀请函进去。”

顿了一秒又补充道:“只发赛车圈子里的人。”

余晚晚啊了一声,肩膀塌了下来:“那咋办呢……”

段贺宴半靠在沙发上,睨她一眼:“去找你未婚夫啊,他好像之前也在圈子里。”

宋星安默默点头。

陈家大少的“威名”,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听过。

余晚晚脊背僵了一瞬,别开脸:“别提他,狗男人。”

段贺宴明显来了兴趣,立即直起身子:“怎么了?你厌了?还是说陈少终于治好眼睛了?”

“段、贺、宴!”余晚晚一字一句地念他名字,软糯的嗓音莫名带了点威慑力。

段贺宴摸了摸鼻尖,果断认错:“姑奶奶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回。”

看来和陈少呆久了就是不一样,连冷脸都学了个七八分。

宋星安忍俊不禁:“好了好了,别打岔了,当务之急不是这个吗?”

长指点了点赛车场的图片。

“对哈。”余晚晚火速被移开注意力,苦着脸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