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1 / 1)

推荐阅读:

一张张看不清的模糊马赛克的脸,而是裴烬垂眸问她痛不痛的画面。

男人温柔地偏头看她,眼里含着化不开的温柔。

四目相对。

男人慢慢靠近,身子朝她压了下来。

淡粉色的薄唇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凑近,她愣在原地,后知后觉地感到害羞,默默闭上了眼睛。

灼热的气息越靠越近,扑洒在她的脸颊上。

越来越近,

即将落下……

下一瞬。

门铃骤然响起。

宋星安被猛地扯出梦境,睁眼是天花板正中央的白炽灯。

紧绷的神经陡然松弛下来,一股疲惫感漫上四肢百骸。

还有一丝莫名的失落。

宋星安睁眼躺了好几秒,慢慢拉回自己的神思。

门铃又一次响起。

她攒了一肚子火气光脚下床,压着眸去开门。

“surprise!”

余晚晚从一旁猛地跳出来,小丝带礼花从天而降,落了宋星安满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段贺宴也从门口冒出个头来,将手中的早餐亮了出来,“社区送温暖来了!”

“姑奶奶……”

话音戛然而止。

段贺宴看着宋星安明显攒着怒气的脸,默默后退了半步,同余晚晚并排站着,面面相觑。

宋星安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烦躁压下去,目光落在冒着热气的早餐上,停了几秒,又移到两人写着不安的脸上。

长叹一口气:“进来吧。”

两人如释重负,纷纷走进来换鞋。

宋星安回房换衣服,依稀听见余晚晚的尖叫声和段贺宴的疑问。

也没太在意,随手扯过一条舒适的裙子换上。

快步走出去。

客厅空无一人。

宋星安皱眉,往前走了两步,才看见两人都围着玄关处,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她走过去:“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嘛?”

两道背影明显一僵,是余晚晚首先回过神。

她转过身,脸上的笑容灿烂,莫名让宋星安眉心一跳。

果不其然。

余晚晚张口就是一句:“你们都已经上床了?”

宋星安嘴里的温开水险些喷了出来。

她艰难地咽下去,眉毛一扬:“什么毛病?一大早上就胡说八道。”

“我可没瞎说,”余晚晚明显不服,脸上笑意不减,带着点促狭,“诺,鞋子都脱这了,噢——”

她顿了顿,宋星安连忙将水杯放下。

“……该不会是我们耽误了你们的好事吧!”

特意在“好事”上加重了语气。

两人没等她反应,立马退到门外,动作迅速,伸手准备关门。

“诶诶,”宋星安回过神,立马叫住他们,“你们走哪去?”

余晚晚眨了眨眼:“我们就不耽误你们的好事了!”

“什么好事!”宋星安没好气地瞪他们两眼,“就我一个人,能有什么好事!”

就算有,也是在梦里,还被他们打断了。

“哦哦。”余晚晚失落地叹了口气,换鞋走了进来。

她一离开,身后被遮挡住的男士皮鞋就露了出来。

宋星安心头一跳,原来是裴烬走得匆忙,竟然连鞋都没有换,怪不得……

“那鞋是裴烬昨天帮我揉脑袋,忘换了!”

宋星安解释了一句。

脑海里又闪过昨天那尴尬的一幕。

昨天两人不温不火地聊了两句后就陷入了沉默。

宋星安起身送他,却没想到裴烬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她转身,两人的距离骤然拉近,呼吸相交。

空气都静滞了一瞬。

宋星安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尴尬无措爬上心头,惊慌之际,她脚底一滑直直朝身后躺去,眼看着后脑勺的包要加剧。

裴烬大手一捞,她纤细的腰肢被他搂住,大手护在她脑后。

下一秒。

宋星安猛地坐在沙发上,头被手掌护住,手指张开,细心地避开伤处。

人没什么事。

宋星安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那口气又提了起来,堵在嗓子眼。

姿势有点尴尬。

裴烬几乎是以一种跨坐在她身上的姿势半跪在沙发上。

身子绷得很紧,脊背外弯,像一张紧绷的弓。

宋星安木讷地抬头,发现两人的距离比刚刚还要近。

裴烬高挺的鼻尖就差一点和她的相碰。

鼻息相缠,暧昧开始在空气中不断发酵,酝酿在两人中间。

视线停留在那张粉润的薄唇上。

脑海里想起之前在酒吧时下的结论——

看起来很好亲。

她猛地侧过头去,不敢再看。

恍惚间,她好像又听见头顶处传来一声很轻的笑声。

随后是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

裴烬慢慢起身,打破沉寂的氛围。

宋星安轻咳一声,鸵鸟似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镇定地调整了一下坐姿,避着男人站立的方位起身。

目光不经意间落在男人脸上。

还是没什么表情。

昨天应该是错觉吧。

宋星安再度下了结论,脑袋思绪乱飘,被余晚晚一句话拉了回来。

“安安你怎么了?发烧了?为什么耳垂这么红啊。”

宋星安猛然回神,不自觉地捏了捏耳垂:“啊?有吗?那应该是没开窗,太闷了吧。”

“闷吗?”余晚晚对这个答案半信半疑,但很快又被热腾腾的早点吸引了注意力。

在一旁看完了全程的段贺宴看了看大开的窗户:……

就他妈离谱,这么蹩脚的理由也有人能想出来,关键是——

还真的有傻子信!

他默叹几句,总感觉自己当妈之路还很遥远。

得好好把关,不然傻女儿们被人卖了还在帮对方数钱。

--

几人闹过一番,刚坐下没多久,门铃又一次响了起来。

三人面面相觑。

宋星安在两人吃瓜看热闹的眼神中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

“早,”裴烬将保温盒往前递了递,“不小心煮多了,看你昨天应该挺喜欢。”

宋星安垂眸,目光落在透明盒顶上:“早……”

原来昨天的粥是他亲自煮的?

怪不得去了这么久。

她还以为是原路返回去找那个郑沁了呢。

裴烬听到屋子里传来的特意压低的交流声,手指顿了顿。

“你吃过了?”手作势要收回。

宋星安身体比脑子快,立即伸出手握住他的腕骨。

“没。”

手掌下有源源不断的热意传来。

烫得宋星安立马收回了手。

“我是说,”宋星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烬哥,我真的很喜欢。”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